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河殇

2022-03-30 23:00:03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一说起江南,不能不令人产生无数的遐想,《清明上河图》景观正落入脑际,小桥流水人家,炊烟袅袅,树木成荫,劳作的人们欢声笑语。按地理界面划分,家乡坐落正好在长江以南的江边,再过去点是春涨秋落的秋浦河,汛期来临,河道阔的地方比长江还要宽广,从不间断的河水在池洲港口与长江水流汇合,直奔东边的入海口。隔河相望是崇山峻岭,不出四十公里就是佛教圣地九华山,算是沾上点江南的风水和九华山的灵气,虽没有苏州园林式的规整建筑,但也不乏清新自然。

有水就有鱼。人们常说,水是生命之源,有了水想必就是个好地方。父辈因地辗转落脚至此也有一定的道理,虽然用地不多,足够全村人食用了,在家庭承包地之后粮食还是有了点节余。纵观全部围区布局,一边靠长江,一边滨临秋浦河,家乡可谓是四面环水,地表面算是一个冲击而成的三角洲了,每年围区的人们都还得利用春节前近个把月的冬干期来堆积四面的河坝,责任到乡再到村,当时劳动没有公分,更没有酬薪,在所有需要加固的堤坝上没有一段落下的。

围埂之内的村庄座落在三角洲之中,每家每户都在一条条崎岖坝子上建房,座北朝南,户户相连,沟河交错是必须要做的大事情,我家所在的村子更不例外,屋前的河渠是为了防止干旱用的,每年夏天基本上都要从秋浦河开闸放水,屋后的河流是为了预防洪涝灾害所为,只要在春夏之交连续下上两天的雨水,大型的排灌机器肯定会正常运作起来,前后两条河流之间由两道闸门管控,在围埂边缘相通,相济调控河水带来的自然灾害。

炎热的夏日是江南孩子们的天堂,不需要过多的衣着,生活中娱乐是再简单不过的了,掼泥巴、砸墙板、抓子踢子,捉蝉、捧泥鳅,抓鱼当然更是拿手好戏。每日的傍晚,忙碌了一天农活的人们停止了劳作,很多时候都将带着澡盆下河捞点东东草和鸭舌条,孩子们也三五成群地下河摸螺丝,偶尔还能在河边的水草里逮上几条小鱼来,一不小心碰上一二个螃蟹或老鳖,也照单全收了。

清晨,当草尖下沿待落的露水折射着耀眼的太阳或中午太阳高挂时分,经常会看见用叉叉鱼的大人们时不时一手拉着鱼叉,一手拎着用柳条串着的几条鱼儿,神彩奕奕地凯旋,好不养眼。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菱角夏日正当时,生吃或加上自家养殖的鸡肉和黑猪肉一同烧煮是再好不过的美食,咸制过的菱角杆子更是鲜美无比。每当冬季的来临,河水将近干涸,村民们都自发地组织对房前屋后的河道进行清淤、消毒,一年又一年。

前几天,中央频道就渤海湾填海建造港口一事进行了专题报道,海洋专家们对此事进行了很好的论证,观点都为弊多于利,港口太多,不但造成不必要的恶性竞争,更给沿海自然环境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无可挽回。

还有此类相关报道就是微信上所说的,比房产带来更大泡沫经济的是毁田盖房难以起动起来的大大小小开发区,或起动起来尚不能进入良性轨道发展的多数企业。近年来,家乡境内清澈的河水在大的发展环境下消失怠尽,如今每次回家,房前屋后的污泥即将填满河道,自来水代替了自然河水,迷魂阵与电瓶打鱼的船儿在河中从不间断,河里的水草与鱼儿不见了踪影,钓杆也只能进入私人的鱼塘落钩,村村通道路和高速路交错地进入了三角洲内地,车辆呼呼地来回奔驰着,灰尖飞舞,我在想,如今孩子们乐趣又能降落在哪里?

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往往都是免费的,水、空气、太阳是免费的。可人往往都在追求一些有偿的东西,而忽视了这些本身既免费又珍贵的东西。当回头再来,多数风景都成云烟而过,一代人的年华竟已不在,又有谁来买单?此时的我不禁为家乡的河流暗然神伤。

2014年9月10日


治癫痫病的最新方法
郑州癫痫病医院是患者的知音
宁夏市癫痫病到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