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母亲的心愿

2022-03-30 21:11:36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3

这次回乡,母亲说什么也等不及了,非要给我介绍对象。到家才三天,母亲便自作主张托媒人物色了一个女孩来到了我家。我不好发作,只能由着她摆布。

一番张罗之后,我终于有了和女孩独自谈话的机会。

女孩中等身材,长辫子。虽算不上十分的漂亮,倒也有几分姿色。我没有和她谈及感情方面的话题,只是向她问了一些关于生活上的琐事和个人的兴趣爱好,在弩末的时候,才很不经意地问了她一句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子。

中午的时候,母亲留了她和媒人吃了饭。席间,她很懂礼貌地给母亲夹了菜,还说了一些母亲爱听的话,把母亲哄得很开心。

待到席散人尽之后,母亲问我是否中意,我摇了摇头。母亲有些不悦。大道理小道理说了一通,见我仍态度坚决,便一剁脚生气走了,不再理我。

整整两天。母亲一看到我就瞪着双眼睛,不与我说话,好像我如果不答应这门亲事,她就从此不认我这个儿子。不认就不认吧,只要不“逼”我结婚就行。每天我依旧早起,在忙玩好一些家务杂事之后,便到菜园里干些农活儿,实在没有事做,便把自己关在小屋里,闭门不出。

因为只有半个月的假期,这中间又去了几位朋友家,在家里待留的时间非常有限,而母亲的固执和她对我的不予理睬,又缩短了我与它共处的机会,等到母亲完全放弃对我的终身大事的蛮蛮纠缠、一反平常的祥和面容时,剩下的时间就不多了。

那是个深秋的夜晚,我睡不着,便走出小屋,一个人在小院里独立了一会。暮色中,我看见母亲屋里的灯还亮着,便轻轻地走到窗下。母亲在缝补她的棉衣。深秋的月色和这夜晚中的灯光晕化成一种肃穆的温暖,让我有些无法释怀。

我忽然发现母亲老了,她在缝补衣服时的那种动作不再像我记忆中的那样娴熟,甚至我发现她的目光也不像以前那样深邃了。

是啊,他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他应该像村里其他的母亲一样,有一个幸福的晚年了。但是她依旧那样的辛劳,每天起早摸黑,没有一刻空闲的日子,以至才60出头,头顶便有了白发。她曾经对我说过,非要等我成家以后,她才肯卸下重担,安享晚年。照这样说来,是我迟迟不愿结婚的缘故导致了她不能安享晚年。这实在是一种罪过。

我亲爱的母亲,我该如何向你表达我的敬意,我又该如何地向你阐述我的愧悔:你含辛茹苦地把我抚养长大,又不辞辛劳的供我学习文化,在你操劳了大半辈子,应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你的儿子却一次又一次剥夺了你的天伦之乐,让你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倘若不是儿子这般固执,现在的你应该和其他母亲一样,在晴天的日子,可以和她们一同去逛逛街,做个朝拜;下雨的时候,可以三五成群地围坐在一起唠唠家常。那样的日子该多好!而那样的日子对你来说,又是多么的奢侈和遥不可及……

屋内,母亲的咳嗽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在母亲缝补完衣服时已临近午夜时分了。看到母亲有些迟滞的动作,我的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酸楚。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母亲见我这么晚还没睡,有些惊异,愀然嗔怪了几句。我没作声,只是默然地笑了笑。

“很晚了,进屋睡吧!”

“妈,我不困,我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都这么晚了。”

“你托人介绍的那个女孩,我想好了,我愿意。”

母亲定定地望了我一会,之后叹声道:“这段日子,妈也想通了,毕竟那是你一辈子的幸福,你应该慎重考虑。妈不逼你了!”

我望着母亲一脸沧桑且又慈祥的面庞,我的鼻子一阵阵酸楚。我发现母亲的眼睛里也有两颗晶莹的东西在闪烁,在这静寂而又寒凉的深秋的夜晚,是那样的明亮而温暖!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
吃利必通伤害大脑吗
宝鸡癫痫治疗效果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