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落单的恋人

2022-03-30 19:57:07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曾经你是一片云,游荡在我的世界,

如今我奢望化作一束光,穿过并抚摸你的梦香.

----题记

很久了,在你高歌一曲的倾诉时刻,我醉了。

某一天醒来忽然发觉,这个冬季没有雪的妆饰和掩埋,日子变得很雷人,脱水的呼吸如是枯萎般的疲惫,好想那些赞美雪景的诗句,能在瞬间发芽,续而绽放。开始在心有空白的时刻,我呆痴在窗前,等一场雪轻轻飘近。

我希望梦中的你,脸上挂满幸福的笑容,即使你离我越来越远。

曾记得你问过我,怎么就爱了啦。

我无语,脸颊扯来一朵彩云。爱不是一时兴起一时血热,爱是用我心把你包容,爱又怎能说的清。

你说过冬日不是恋爱的季节。我疑惑,那么什么时候才算恋爱的季节呢。恋爱真的不需要预约,更没有时令的约束,心到了意到了情到了,爱就在当下,爱就在一转身。

也许一转身的瞬间,因为一个转身就意味着一次轮回。

一个转身会有多远,等你决定转身的时候,我是否还在冬日的夜深燃烧,或者我淹没在雪里,千年沉默。怕只怕你一个随意的转身就成了梦里的云霭。

缘由心生,若有缘何须转身,一念之间触手可及。

因为你在我心里,虽然我只是你眼前一闪而过,没有留下一句承诺。

夜深了,夜色阑珊里,梦断康桥。

如果还弥留一丝绕指柔,梅雪情愫不是歌,是那漫天烟花落。风儿曾在柳枝头这样说过。

雨蝶翩翩飞,千般愁绪,转去涟漪,荷上一滴露。

佛说,皆空,心静。

若念情,若有爱蜗居掌心,何尝不是痴心不改含情脉脉。若真,若惜,又何必望穿秋水,又何必帘卷西风,又何必孤灯泡影夜阑珊。

一纸婵娟虚设,一窗霜花萃,流年似水。

待那眉睫染霜雪,长叹莫回眸,痴心绝,淡墨浅酌,只道梦里鹊桥媚。

何尝不是真真切切的我心。

雨蝶风中醉,悉数过几朵寒凉憔悴,纵是烟花艳,纵是远看山清水秀,枯荣心嫣然,鹊桥虽媚只是心已碎,怎不知痴心尽是千年泪。

唯有一声祝福,不言来世。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黑龙江哪个医院医治癫痫病更好
青少年患上癫痫病的病因
固原哪家医院看癫痫病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