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

2022-03-30 22:19:14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15

归途

17年10月2日,回家的火车,窗外的大雨,嘈杂的人生,还没到家就开始倦了。

与别人不同,每次要回家的时候都像是在上刑,我是不想回家的,没有期待,没有眷念,没有一切我愿意面对的东西。我不知道我这是不是不孝,是不孝吧,古语一直云“每逢佳节倍思亲”,而我早已没了要思念的人。

火车走走停停,缩在狭窄的空间里,甚是难受,可并不觉得着急,甚至想慢一点,再慢一点,慢慢的去到达那个地方。

这一路的草木渐渐变黄,如心情,一点点沉寂。

坐在到家的巴士上,内心生出无限的抗拒,甚至想买张回程的车票立刻回去。

一次次的明明抗拒,却还是一次次的回来,却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意义?我不想,某一天,所谓归途会变成枷锁,会让我无时无刻不想逃离。

路程越来越近了,心情无法平复,拖着箱子在街上走了两圈,扯着脸告诉自己要笑,才慢慢回到平常的那个自己。

尘世

17年10月3日,醒来却不愿起来,裹着被褥发冷,天知道这一夜经历了什么,总觉得冷飕飕的,让人睡不安稳。

打开手机,16度,与记忆中那个温暖宜人的国庆有了出入,恍惚自己穿越了季节,从暖春到寒冬。

意外突然而至,她结婚了。朋友圈里的她阳光明媚,温暖如春,合照里的他们看起来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她和她和他都是我生命里的贵人,在那段无所依靠的日子里给了我最简单又最绵长的依靠,让我感念至今,久久不敢相忘。

而今,一年,仅仅一年而已,她和她或结婚、或生子,向人生的另一个目标缓缓而去。时间那么短又那么长,世界已面目全非,不复往昔。

杀死一只鸡

17年10月4日,雨一直下不停,小院里挤了一堆的人,声音不断的扩大,吵得的人脑壳生疼,却还是觉得快乐。

淫雨霏霏的时节里,杀死一只鸡。挨了一刀又一刀,还是挣扎着不肯死去。在方寸之间来回扑通,血淌了一地,顺着雨水流到门外,汇成一条细细地血的涓流。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回来之前,表妹就开始准备,火锅、蛋糕,各色蔬菜,有志一同的准备一个温馨而不失热闹的节日。

冒着大雨,在闹市中穿梭,去购买需要的食材,冷的四肢都没了知觉,然而心里暖暖的快乐。

小孩子叽叽喳喳的笑闹,大人有条不紊的忙着。一眼望去,这是一个平凡热闹的普通日子。

“铛”的一声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小姨那恼羞成怒的声音,似大声的斥责什么?我便知道这平静的假面终于破裂,快乐如那只风中抖落的鸡,挣扎着收拾不起来。

谁也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只是最后谁也没有办法平心静气的吃饭,胃里仿佛装了千斤般的铅块,沉重而沉重。

小姨的眼泪,一串一串的滚落,一声声的问着:“我究竟哪里做的不对?”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吧。

成长总是这样,布满荆棘和无所谓的泪水,好像谁也没有赢,都输给了莫名其妙的坏情绪,输给了无可救药的没有来由的争执。

大概,青春就是要经历这样的阵痛才会慢慢蜕变成想要的样子吧。谁又不是这样过来的呢?只是都忘记了吧。

来人是生客

2017年10月5日,天空依旧霾着,好在总算不再下雨。

大清晨的小姨就走了,走的迫不及待,像似这样的日子总算是过够了,一刻也不愿停留。

在外面的时候时常觉得孤独,但是我知道只要走出门就可以拥抱繁华,拥抱人群;而在这里,我从南到北、自西而东都很难看见同龄的人,或者说很少能看见什么人。

没有网,也没有电视,书籍也是没有的,只是我、还有表妹,守着寂静的年华过着日子。

去了一趟街上,回来时被乡亲们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只好不断压低帽檐掩饰浑身不自在。

是的,我回到了我时时怀念的故乡,却已经是一个生客,我渐渐不能不识它、也不被它所识,失落了最初的归处。

父子母女皆是债

17年10月6日,天空放晴,生出几分难得的暖意,可人生总是那样的始料未及。

母亲来了,与父亲一起。忙着洗衣,简单说了几句话,便由着他们进屋。表妹抱着娃娃站在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上街买点菜,剁点饺子,和和美美的吃顿饭,至少,我们都是这样以为的。

母亲推着车子要走的时候,我蹲在大门口试图换一首歌曲,表妹正给洗衣机添新的水,小宝拿着玩具一个人颠儿颠的跑来跑去。

外婆蹒跚着追到门口,提着母亲买的新鲜水果,说:“来了就吃顿饭再走呗,连饭都不吃就走啥说法。”我看着母亲把一应水果扔在了门口的泥水里,只来得及拖住外婆弯下的腰,跟她说:“俺姥你别捡。”

拉着外婆回到屋里,没有让她回头。只是她还是哭了,眼泪止也止不住。我告诉她又不是你的错,你别哭,咱不稀罕她。好像,这样的说法只安慰到了我自己。

外婆分析来分析去,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究竟哪句话说的不对?

表妹悄声告诉我,大概是外婆问起弟弟惹怒了母亲,因为母亲说就算是穿着拿个破碗沿街讨饭也不要人管。之后就啥话不说的站起来就走。那时候,心里有一片荒凉,不知道是为外婆所受的委屈、还是为母亲那没有来由的怒气。

前几日,小姨还为儿子落了无数的泪,今天外婆又因母亲遭了莫名其妙的罪,而母亲,大概也为着她所珍视的宝贝气着、埋怨着。

这世界,所有的父子、母女皆是债。你欠我的,我又欠着她的,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我所知的力不从心

17年10月7日,又在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中醒来,脑子一片混沌,窗外一片暗色,闹钟也还没有响起,一时不知何时?摸起来手机方知是早晨五点三十分。

心里想叹气。我家外婆,每一日都是鸡鸣而起,在微光中打扫、升炊,忙得不亦乐乎。

挣扎了一下还是起来,听见表妹说:“俺姥,你们咋起来那么早,昨天小娃闹一夜,让我多睡会儿。”是的,我也想多睡一会。

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很累,比那种因为犯错被老板骂了还要累。

已经很尽力的去做一个勤奋、懂事的孩子,很努力的让自己料理家务,却有一种深切的力不从心。要如何承认?自己已被大城市养的四肢不勤、五谷不分。

没有办法看着外婆一个人忙来忙去,却在大多时候任她忙来忙去。我自责,又厌恶自责的自己。

无所事事

17年10月8日,心口莫名其妙的疼。因为需要办事,所以比别人多留了一天,感觉自己像是被抛下的小狗,然而没得撒娇。

胃口出奇的不好,肚子里像是装满了需要的东西,再加一点都嫌多余,饭量还不如表妹两岁的宝宝。

宝宝最近断奶,夜里总不断啼哭,哭到嗓子都哑了,可我啊,并不觉得心疼,因为实在是扰人清梦,断奶的孩子真的爱哭,那样乖巧的孩子,居然也像个小恶魔,让人难以消受。

两岁多的宝宝多可爱呀,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不高兴了就闹,所有的情绪都简单而且直接。我喜欢宝宝可爱的时候,笑的时候,眯着眼睛的时候,看她吃饭吃一脸都觉得萌化了。

可我是不能听他哭的,因为烦,也因为自己举足无措。

再见小时候

17年10月9日,醒来的时候,还没有鸡鸣,天空暗暗的,睡也睡不着,索性起来,蹲在门口对着天空发呆。

尝试着对外婆笑着说,我走了,再过几个月又回来了,别想我。可她还是红着眼眶看着我,满脸的不舍。

本想着在办完事再回来一趟跟她说说话再走,看她的表情我就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回来的好,难道要让她再哭一次吗?

表妹骑车把我载到街上就带着孩子回去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她是怎样过来的?若是我定是要发疯的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为母则强,有了孩子的她走到哪里都可以顶起一片晴空。

再也没有了吧,打也打不散的那些日子。拼尽全力的聚在一起,试图亲亲热热的过个节日,却总有意外发生。

小时候总嫌呆在一起太烦,长大了却惊觉呆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太短。

人生啊,大多数的时光都赔给了不太重要的那些人;重要的那些人却都赔给了想念。


郑州哪有癫痫医治好医院
武汉癫痫病到哪里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