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家散文 > 正文

2022-03-30 19:52:30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17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时时想起一个人,也时时想起那件事。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直到这份感情越来越淡,或者不能称为感情,她从未拾起她掷弃过的爱意;

我心却常常伴着她的音容不断践踏着自己糟粕的理智。

我不是伟大的哲学家,更不是折扇轻摇衣袂飘飘的诗人;

我像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心中有所期盼,却把期盼雪葬,面色不改单纯到极致的呆样吧!

我怀着无比美好的憧憬,幻想着如果有一天与她再相见的场面。

我会用最腼腆的方式,把汹涌的爱意递给她,那时候她接与不接,或许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我的心里便有了一个想念。

当想念愈演愈烈时,沉寂的理智被浓浓的爱意激荡得波涛汹涌,如同深冬的一声惊雷,让整个山谷动彻。

那时候,我会在夏日里饮下一杯冰饮,在冬日里裹上一床厚厚的棉被,企图让自己平静。

企图往往是一种徒劳,愈是遮掩,愈是波澜;愈是不想,愈是作想。

世界与我是分割的,我像沙漠中一只可怜的猴子,光着身子,暴晒抵在烈日下,渴求着水源,然解需求。

世界又不与我分割,我像沙漠中绿洲上的骆驼刺,烈日拷打,沙暴摧残,却有绿洲给予一份又一份营养。

我无法理解我是单独的一个人,还是融入环境的一个人。

我很矛盾,也很气愤。

我可以承认我的孤独,却不能承认我孤独是源于不愿接触除你之外的一切。

许久之后,我不作想,不作思。

像一个孩子一样面色不改单纯到极致,呆呆的把眼色滞留在远方。

许多年后,谁也无法想到,我会在某个时刻脑袋发热写下这不适时宜的短文。

给予我想,道出我思。

我早该忘怀这份雪葬的爱意,偏偏时时想起。

或许,终究一天这份爱意会被时间埋葬。

但是,在此之前,我是幸运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西宁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在哪
宁夏看癫痫病的医院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