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最后一点光(小说)

2022-04-30 11:29:19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我是跳海死的。那一刻,闭着眼睛,我还是能感受到阳光透过海面,海水很蓝很暖。为了这天,我已经筹划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我每天都在清醒地寻思着一种“死也要好看”的死法。我不想死得难看,活得已经够难看了。

我没有回过头来看一眼那个曾经是我,曾经鲜活,现在是尸体的身体,拧头就飘走了。无论我是美丽的,或是丑陋的,都不是我喜欢的模样。我从没喜欢过我自己,就像那些人不曾喜欢过我一样。比如我不喜欢我的眼睛,小而无神,左眼角甚至还稍微左斜,他们说,这让眼睛看起来有一种倒三角的感觉;我也不喜欢我的鼻子,虽然不是扁平蹋,但是,我是多么向往西方女子的那种高而挺的鼻子,就像一道直尺一样,把整个脸部都立体了起来;再有,我也不喜欢我的额头,不够光洁,不够宽敞,在年纪轻轻时,就冒出来了几条“火车道”来,让我无法束起那种敢昭示自己美丽,敢把额头全亮出来的发型,结果,成天就是扎个小马尾,即显不了年轻,也显不了个性……我既没有漂亮的牙齿,也不是骨感的女子,所以,这样的一个我,如今连我自己也不愿意多看一眼。更何况那些人。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已经把很多事情都一件一件地安排好。也无非就是把房子收拾干净后,退了租;向老板把工辞了,把工资结算了。死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不想因为我的死而造成他人的困扰。虽然我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为我掉眼泪。

我飘回了最熟悉的家,想象着爸和妈会不会根本毫不知情。自从我大学毕业,找了份打字的工作后,薪水不多,但我还是坚持从家里搬了出去,一个人住在外面。刚开始的时候,每个星期我都会回家一趟,总能吃上可口的饭菜。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随着年龄的增长,爸和妈的唠叨渐多起来,内容无非是我为什么还不恋爱,楼上李阿姨的女儿又生了个女儿。后来,我回家的次数就从一星期延长到两星期,三星期,甚至是一个月。要是遇上刚好加班或是心情不好,我就直接说“加班,不回去了。”隔着话筒,那依稀的叹息像一只手一样,伸进我的脑袋里,挠呀挠,挠得我心乱。

我为什么不恋爱呢?哪个怀春女子不想恋爱呀?可是,我敢说我恋爱了吗?如果硬要说这是恋爱,那也不过是我一个人的恋爱,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我在深深地恋着他。他是世上最好的男人,是天上的太阳,是我连看多两眼都不敢的男人。不不不,你们别以为我爱上的是一个有妇之夫,他单身,甚至他连女朋友都没有,每次看他,都是自己一个人,只是眉头深锁。我想,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爱着一个不敢靠近的人因此才如此的忧伤?天知道,我多想走过去,温柔地,轻轻地,用指尖去抚平那皱褶,我想,那舒展开来的眉目,一定是非常的好看,迷人。可是,我的心明明已经飞扑到他面前,一双脚却如灌了铅似的,提不起来。因为,因为我是一个跛子,而且,是一个丑陋的跛子。

记得以前读过一句话“在这世上,就算是再丑陋的女人,也会有一个男人爱。”我曾经怀疑写下这句话的作者,一定是一个丑陋的,并且根本得不到自己的爱的女人,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满足自己那颗渴求的心。很多女子都喜欢拿简爱来励志自己,不必自卑,不必卑微,勇敢地去追求“罗切斯特先生”吧。我能说,我已经把那本《简爱》翻到烂熟,并且能把最经典的那段背下来了吗?——“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可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可是,我依然找不到丁点的勇气,走到他的面前跟他说一句“我爱你”,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后还是牵了一个在我眼里也不过如此的女子,渐渐走远。

一定是自那一刻起,忽然觉得生无可恋。我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完完全全地属于别人了,在离我看不到的地方,闪耀着他的光芒,温柔着他人的人生。而我,不过是他身边一粒尘埃,不曾让他喜,不曾让他悲,甚至不曾察觉我的存在。从此后,求不得是一种痛苦,而无所求,更是一种绝望。他熄灭了我心中最后的一点光,这个房间从此是一片黑暗。那天,我是疯了一样的拼命往人群里挤,身体的碰撞,肩膀的碰撞,仿佛以我的痛感证明着我的存在感。我多想世人知道我这样的女子也会爱着一个男人,也渴望也需要这个男人好好的爱我。

有些路人见我冲过来,立刻往边上一闪,动作非常的敏捷,仿佛躲避瘟疫一样;有些路人来不及闪躲的,结果,擦肩而过的有,身体与身体直接碰撞的有,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一种接近于厌恶的惊呼;甚至,有一个路人让我给撞倒地上,我也不肯回头看一眼……我的心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得到了快感。这种快感是通过破坏了他人的平衡而抵达,并且越是感觉快感越是不能停,所以,我的脚步根本停不下来,像一辆失控的火车一样,脸上还带着笑意,在人群里不管不顾地往前冲。

突然,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冲上来,一把把我揪住,我一下子动弹不得。紧接着,一个响亮的耳光接踵而来,我的脸“啪”的一声响,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无论是走路的,买菜的,都望了过来,看着我,看着那个男人,他们的眼里,带着一种嘲弄和兴奋,好像都在期待着一场好戏。

我想说,我不是疯子,我只是失恋的跛子而已。可是,在他们的眼里,我一定是一个疯子,衣着干净,却充满了危险。那个男人的拳头像雨一样的落在我身上时,其他人的拳头也跟着落了下来,在我头上,在我身上。当我倒在地上时,他们的拳头又变成了脚踢,一脚一脚地踢在我腿上,我肚子上,毫不留情地,毫不怜惜地,仿佛我不过是一个沙包,他们也不过是在向着一个没感觉的沙包出气。我干脆闭上眼睛,不再闪躲,非常仁慈地原谅他们“你们打吧,你们踢吧,你们发泄吧,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魔鬼。把魔鬼放出来,心就得到安宁了。”这个男人可能在单位里被领导冷落,受同事排挤,因此心有不忿,憋着难受;那个男人可能夫妻感情不好,他的老婆不爱他,可他爱她,所以内心里塞满了痛苦;再有那个男人可能只是因为看大家打我很好玩,所以也参与进来……谁知道呢?都宽恕他们吧。

眼泪从眼角滑落时,《简爱》里的一句话像刀一样,划过我鲜血淋淋的心上——如果别人不爱我,我宁愿死去也不愿活着,我受不了孤独和被人憎恶。

后来的事情,我记得不大清楚,好像是有人过来劝住了那些人,好像是有人过来把我扶起来,还非常痛心地说,下手怎么这么狠呀,这可是一个姑娘家呀,好像有人问我住在哪里,好像有人在不停地摇头……

那天的天,黑得真快,不过一眨眼功夫,天就黑了下来。

人生,原来真的这么短。

我的人生就这样的结束于某个黄昏的某个深海里。

此刻,我站在窗外,好久好久,爸和妈一点也不曾察觉。我是一只鬼魂,没有脚,站再久也不会感觉到酸,只是,看着爸和妈睡着的脸庞也依然呈现出一种担忧和沧桑,我的心好酸好酸。他们是如此的心甘情愿付出爱,可是,我却不甘愿再成为他们的负担。这么多年,为了给我治我的腿,他们已经花费了数十万,掏空了所有,省吃俭用,没过过好日子,可是,我的腿却依然没有好,所有的努力都成了徒劳,所有的希望都成了笑话,所有的疼痛都成了麻木。一直到最后,他们没有放弃过,放弃的人,是我。

我深深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飘走。听说如果人是自杀死的,是不能投胎的,只能像孤魂野鬼一样,在这个生前厌倦透的世界继续飘荡。那又如何呢?我这个不相信一辈子的人,会相信下一辈子吗?如此这般也好,我还能再回来看看。希望下次我还能认得回家的路,再看看他们。也许,那时,他们已经知道他们的女儿不在人世,他们会痛哭,他们会内疚,他们会一天比一天衰老。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静静地哭着。如果真有下辈子,如果还是他们的女儿,我只希望我是一个健康的活蹦乱跳的女儿。

生前听说,鬼如果有未了心愿,那么,他或她就无法轮回。我求的并不是轮回,我只是在最后还想知道我的“罗切斯特先生”过得可幸福不?生前听朋友说他现在身在一个几百公里外的城市里,与她一起过日子。虽然想象中他是幸福的,可是,我还是想亲眼看看他幸福的模样,也许他胖了,也许他瘦了,也许他的眉目已经舒展开来了。

几百公里,对于一个没有脚,没有时间的鬼来说,应该不算什么。不,应该说,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鬼来说,什么都不算什么。我10岁那年,有一天半夜起床上厕所,经过父母的房间时,听到了妈妈的啜泣“要是咱们女儿的腿是正常的,那该多好……”是的,要是我的腿是正常的,那该多好,读书时就不会被同学嘲笑“长短脚”、“不规则”等等。我埋头学习,以为考出个好成绩,就能换来他们的好意。可是,那次我考了全班第一名,从走廊经过时,考了第二名的那个漂亮女生突然把脚伸出来,绊倒我之后,哈哈大笑,扬长而去……要是我的腿是正常的,毕业后找工作,就不用一次次地面对着面试官那为难、惋惜的眼神,一次次地听他们对我说“要是你被录用,我们会通知你的。请你回家等消息。”结果,我的电话一次也没有响过……要是我的腿是正常的,我就能与我的“罗切斯特先生”手牵手,等日出,看日落……

可是,这世上没有“要是”,没有假如,有的只是冰冷的现实,一次又一次地击碎我的幻想——女儿,你放心,科学如此发达,你的腿一定能治好的……女儿,你放心,这世上会有一个不嫌弃你腿的男人的……

我生命里的光,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熄灭,直至最后一点光,从此只有黑夜。就像现在一样,在黑暗里飘呀飘,飘过一个又一个的窗户。偶尔会驻足在那些温暖的光明之外,想像着屋子里的人,活在这个人间,是否曾照亮过谁的人生?或是否被别人的光芒照耀着?真正的爱情无非就是这样,彼此照亮,不分你我。就像这间屋子里的他和她。

男人与女人同躺在一张床上,盖着被子,裸着的手臂互相拥抱一起,脸对着脸。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沉醉,迷恋,她的脸上也是。他们亲吻,热烈地,忘我地。蓦地,男人侧身一跃,翻到了女人的身上,顺手把身上的被子扯开来,露出光洁的后背,然后,轻轻地压了下去……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他幸福的模样,不是肥或瘦,而是他的眉目之间,锁着对她的爱怜和呢喃。

我越飘越高,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淡。我想我慢慢会淡成最后的一点光,笼罩着曾经拥有的、曾经失去的一切,都将慢慢地熄灭,消失在十二月的月光中……

癫痫病的食物治疗方法
癫痫病用什么药治疗好呢
哪种方法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