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对他说声对不起

2022-03-30 22:46:38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父亲又生气了,又是那样的无缘无故。

天气闷热,阴阴的天掉起了小眼泪。咯-咯-咯……一阵电动车停在门前的石子路上,我知道,那是父亲回来了。我并没有出去见他,还在为昨晚的事……

昨天下午我从学校回来了,进门后朝堂屋走去,我把书把放在凳子上,想找个地方坐下。哎!灰尘给家里的家具盖上了薄薄的一层灰沙,仅有那吃饭的桌子上还没有被灰尘侵蚀。虽然只剩那一方净土了,我却不忍直视:桌子上的饭筷还没收拾,碗中盛这黑黑的东西,能吃却又不能吃。我知道这是父亲的菜,我还知道这吃了不止一顿了。家境怎么样我心里很清楚……

晚上父亲回来了,他见我回来了也很高兴,忙问我晚上吃什么。我说:“随便一点就行。”父亲出去了,没过一会回来了说:“买只鸡,给你炖一下,在学校里吃不到。”饭桌上我对父亲讲:“爸,我想参加一个补习班。”他高兴的回着我说:“行呀,学习的事不能耽误”我说:“得交钱。”“交多少也行!”当我说完那些费用时我心里痛极了,我知道父亲失了业这新工作刚干了两天……父亲炖的鸡是我最喜欢吃的,可那一晚我却没怎么吃出好吃来。

把车子推进家里,并没有喊我,而是换了件衣服又出去了。回来时车上多了袋化肥……母亲做好了饭等他回来吃,他一句话也没跟母亲说,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这种情况下我们谁都不敢跟他说话。只有我和母亲吃了饭。似乎比昨日饭的跟难咽。我也只是吃完饭就早早的休息去了,我不想打扰他,他的工作我知道,在山上,很脏很累,若不是没有出路,谁有愿意去,只有父亲。

半夜,被父亲和母亲的声音吵醒了,我顿时清醒了。听着他们的谈话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我怕这种尴尬的情况,我可以听出母亲拿着水给父亲洗什么东西,我并不知道。母亲还说:“我要不上药铺给你拿点药,这样能好吗?”……

第二天父亲早早起了床上山去了,母亲叫醒我起来吃饭,母亲说:“你爸爸昨天在山上焊接东西时打了眼,别人都说焊不了,你爸为了赚钱给你上学自己去了,半夜忍不住疼让我给他浇凉水,你看看你爸为了你,你不好好学习怎对得起他?”这顿饭又苦涩了许多

下午我要走了,父亲说:“钱够了,你带上吧”我猛然抬头,看到他那肿胀的眼,破烂的衣服,脏的不能再脏的裤子,还有那到摩没底鞋。我不再直视,把头扭走说:“不用了我在学校在努力一点”我没回头我不忍看他的眼,他的眼里发出的是光,而我内心是什么?

父亲是儿那心中山,父亲在就不会无靠。父亲是儿那亏欠的人,至今未说一句辛苦了。父亲让我反思自己,对他说声对不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癫痫病不可以服用什么药物
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