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在深山峡口处,有一座闭塞的小村庄

2021-08-27 21:21:55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7

文/曾艳希

云雾霭霭,水绕青山。在深山峡口处,有一座闭塞的小村庄,村里人祖辈传说是受了山上龙王庙的庇佑,深沟里涝季的洪水才会顺着河道乖乖的往外流。

前几年,村里来了个姓陆的瞎子,自称是个通晓天命的老道,刚开始没人管他,他便自行住进了草草修缮过的龙王庙,后来村民们去祭拜求福时,他便跳出来替人掐算祸福,挑阴阳历法。没准还让他掐准了,自此每逢有人过河出门,都会来请他来算上一卦。直至某一日,一个壮小伙风风火火的跑进龙王庙,嚷道“陆道士,村口来了一群头顶着塑料盆的人,说政府要给咱修桥,测量啥的,俺也不懂,您给算算?”

陆瞎子掐指一算,“唉呀,这桥可修不得,会坏了风水,”于是壮小伙扭头拔腿就跑,去叫村长,召集了一村子的人,拎着锄头镰刀去阻止村头修桥的工人,负责人没办法,号令罢工。

次日,政府便再派了一名官员来和陆瞎子沟通,说要给村里修缮龙王庙,并承诺捐一笔香火钱,请他给重新算上一卦,只见陆瞎子拿了钱,背过身去笑得贼眉鼠眼,只留下一封解文和一支签于堂前,便对外声称这是龙王降旨,自己道行不够,乃入别的深山,修行去了。

陆瞎子一走,村头桥一修,半年就完工了,而这事可把壮小伙乐坏了,以前没桥,他得绕几十里山路外出做工,给人搬砖头盖瓦片。现在桥通了,他的发财路也就通了。可偏偏这好日子没过上几个月,山沟里就发了洪水。

由于那桥设计的仓促,阻挡了洪水流通,政府又派人来要炸了桥,保住小村庄。这下,壮小伙可不依了,带人跑到村长家里闹,他说“人家城里拆房子,政府还要给补钱了,要拆俺村头的桥,政府也得补钱!”大伙也觉得是这么个理,于是都一起鼓动村长去找负责人争取赔偿,没办法,负责人只能把情况报给上头,可眼瞅着洪水就要冲下来了,负责人劝退了村民,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炸药点燃了,震得附近的瓦房也跟着抖了三抖。

壮小伙回家一看,这可不好了,他家的猪圈棚子给震塌了,碎了不少瓦片,他气得横眉竖目,跑回去揪着负责人的衣领骂道“他奶奶的,陆道士早就测过,这桥修不得,会坏了风水,你们偏不听,这下好了,谁赔俺的瓦,谁赔俺的圈?”

“政,政府赔…”负责人吓得结结巴巴,壮小伙稍稍平息怒火,

又问“赔多少?”

“坏多少,赔多少。”说完,另一边的气象检测员回来通知大家洪水就要来了,请大伙赶紧收拾东西躲到山上去。

壮小伙这才放开负责人,骂骂咧咧的回家,而他老娘正收拾了一背篼锅碗瓢盆准备跟队伍上山。壮小伙最后锁门出屋,突然他黑黝黝的眼珠子在深深凹陷的眼窝里转了转,拿起门口的锄头砸碎了门窗,思来想去,又觉得不够,于是他回到了屋中……

后来啊,洪水像匹脱缰的野马,从峡口喷涌而出,淹没了大桥的废墟,也淹没了附近的低地,政府的赈灾补款也分下来了,壮小伙家得的最多,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领钱的时候,只剩他老娘抱着他的牌位呜呜地哭。

 

作者简介

曾艳希,重庆机电职业技术大学,大一学生,爱好文学。

全国癫痫在哪里治最好
西安治疗癫痫多少费用
西安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