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难舍的家乡,想念的时光

2022-01-08 11:51:35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难舍的家乡,想念的时光

 

作者:郭学良

辽宁朝阳

 

在外多少个年头,

总是有想家的时候,

家乡春天的柳树狗儿,

雨后的水牛,

用草叶把蜗牛挑斗,

一群孩子喊着先出角后出头。

 

邻家的梨树结的真厚,

偷偷摘几个酸的咧嘴赶紧丢,

气的看家的老爷子,

站在树下把胡子揪,

不管谁家菜园的黄瓜西红柿,

有人站岗有人去偷摸摘走,

杏没甜香瓜也没熟透,

早就尝了个遍,

游击战,麻雀战,声东击西,

敌进我退,敌住我扰啥战术都有,

气的老爷子在树下栓上狗。

 

想家的时候,

会想起每次回去都摇头摆尾的大黄狗,

乡亲们都过来亲热不够,

没有了儿时的打打闹闹,

孩子一个也不认识躲在大人身后。

记忆里高大的石墙,

怎么都变成了矮矮的墙头,

是我长高了还是墙变矮了,

一直想不出原由。

 

藏猫猫常爬上的大杨树早也已没有,

墙边立着儿时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滚动的蹓轴,

头戴柳条帽肩扛秫秸枪,

雄纠纷一二三四齐步走,

三伏天玩打仗汗流浃背,

拿着葫芦就把凉水掴。

一手拿着咸菜疙瘩,

一手拿着苞米面饼子边吃边走。

打倒一切反动派,

少年懵懂不言愁。

 

村边的水塘是儿时的乐园,

凫水钩鱼采棒槌,

仰泳潜泳比赛跳水,

比输了就光着身子在坝上走。

把身上抹上厚厚的淤泥,

只留两个小眼睛儿,

排成排站成一溜,

大人看见是哈哈笑,

哎呦呦咋还岔气了,

咋出了这一帮淘气的混球儿。

 

村外那片土地,

生长着高粱苞米大豆,

化妆侦察拔一抱毛豆,

伙伴们潜伏在小沟,

捡柴生火烧毛豆,

一双双小眼盯着火堆,

早就馋的哈喇子直流。

火熄后把灰迎风扬起,

剩下的豆粒像小黑球,

一大群人趴在地上,

抓一把用嘴把灰吹走,

吃的嘴黑牙白汗满头。

集合排队作战前动员,

下一个目标是青苞米和土豆。

 

村前荒山是孩子的战场,

暑假放毛驴的地方。

没等毛驴吃饱,

找些细树根做个抽象的马蹬,

还有笼頭和马嚼,

身上扎上象征的武装带和子弹带,

手里举着柳条做的长刀,

开始分帮撕杀。

有的毛驴乱窜,

有的干脆站着不走。

来来往往跑的尘土飞扬,

那顾的毛驴饿的慌。

玩够了一个个躺在坡上睡觉,

留一两个人值班看着。

 

村后的山头,

儿时曾多次爬上遥望远方,

听大人说山那边有大城市,

有汽车火车还有高楼。

出门就坐车不用步行走,

有电灯有电话点灯不用油。

可它现在也不再那样高耸,

村前流水潺潺的小溪如今早就断流,

时光飞逝阡陌变桑田,

耕牛已不在垅上慢悠悠走,

虽然都物是人非,

可还是有想家的时候。

 

隐约听到远处的喊声,

猛回头又到了妈妈喊回家吃饭的时候,

大饼子,小米饭的香味飘了很久很久,

又到了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

 


北京那癫痫病比较好
羊癫疯轻度情况怎么造成的
癫痫治疗的药物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