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致亲爱的你

2021-08-27 19:27:22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6

指尖敲出这五个字,我的眼眶居然有些泛红。 我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或许是心中的抑郁终于可以舒缓,或许是跟你真正的告别,或许是缅怀青葱岁月。。。或许都有。 打算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标题就这么光速的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这很不是我的作风。“亲爱的”这个称呼用于现在你和我的关系并不合适,但是我就这么用了,不带犹豫。 曾经有很长的一段岁月,我的脑海中没有出现你的身影。 八年还是九年,现在数起来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 我已经结婚生子,油盐酱醋,所有的一切按着正常的轨迹运行。 而听你说你还单着的时候,我的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问你,当初你真的有爱过我吗? 你那么毅然决然的跟我分手,不是应该过的很幸福,为什么至今还单着? 或许我曾经有那么点重要,对吗? 我只敢问问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分手,但是我不敢问你是否有爱过我,并且分手以后还有没有留恋。 想起偶尔几次偷偷关注你的说说,那时候还可以删除痕迹,那些关于感情的感慨和祝别人幸福之类的话,到现在我都不觉得那是说给我听的。 我一直觉得你最爱的,甚至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深爱着的一直都是曾经未能如愿的初恋。 当初没有问你,现在更不该问你。 前几天加你QQ假装淡定的闲聊的时候,我还没有想这么多,我只是单纯的想跟你聊几句,问问你现在过的怎么样,跟你说一句对不起,并且让你知道我已经原谅你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确实是平和而淡定的,我承认我年少的时候很任性,脾气很坏,无数次的伤了你的心。 要知道那时候我才20来岁,并且长久以来被父母娇惯着,让我变的跟外人很客气,跟对我好的人却很刁钻。 我天真的以为在喜欢我的人面前可以理所当然的无所欲为,可是我却忘了那时候的你也是跟我一样的年纪。  后来在第二段恋情里面我学会了隐忍,不再乱发脾气,这都得归功于你。 那时候你跟我说分手的时候,应该说是你同意我的分手的时候,我也求过你几次,也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疯,但是都没能挽留你。 刚好那时候看到一句话,说所有爱情的结束,理由唯有一条,那就是不爱了。我觉得这句话再正确不过,你与我的态度不就是这样吗? 我那时候就想,你最爱的或许还是高中那时暗恋的那个女生,我虽然没见过,但是我知道她在你心中的分量,或许我只是一个替代品,也许你终于发现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重要。 不敢承认我用尽全力的爱情,其实并没有太多爱的成份。我不敢再去想,也没有再去回首,因为我觉得那样自己就会变的很可怜。 于是,我又恋爱了,三个追求者中我选了最简单单纯的一个,我恋爱了。 我不记得你打来电话那次是我们分手以后多久,也不记得第二段恋情开始多久。 我说我已经恋爱了,并且已经见了对方的父母,那时候我男朋友也在旁边,或许我是想让他安心,也是想气你。 我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跟你说了,你显得很吃惊,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多恨你。你是否还记得唯一一次去你家还是乘你父母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的。我男朋友是可以如此坦荡的带我回家,而我于你就仿佛是个见不得光的小偷。 恨到删除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恨到不去回忆。并且我做到了,那几年,我脑袋里没有一丁点有关与你的东西。 于是恋爱,结婚,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我承认这许多年间有那么几次,出于好奇,我偷偷溜进你的空间,看看你的轨迹,并且悄无声息的离开,不留痕迹。 这一切都是出于好奇,我知道我已经不爱你了,因此我没有必要对你有所留恋。 去年,我可爱的女儿出生,我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妈妈,我一直以为我没有爱心,自私,懒惰,任性,不喜欢小孩,但是当这个小生命出生的时候,我发现我居然也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妈妈,我可以照顾她细致入微,我可以对这个小生命付出我全部的爱。 我的人生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 我想我是幸福的,爱情虽然已归于平淡,也被琐事缠身,但是我终归是幸福的。 于是,我那天心平气和的加了你,问了你的现状,也说了抱歉和已经原谅你的话。 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是忽然觉得我们并不陌生,甚至像是多年失联的老友。 虽然已经没有任何牵扯,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应该出现在我的朋友圈,我们也不是可以做好朋友和可以互诉心事的人。这句话我也跟你说了,你好像是默认了 ,我便问,是否还有话要跟我说,因为我还是要把你删掉的,你的语气还是跟20几岁的时候一样,你说,谢谢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幸福我也很高兴,关于删不删的问题,你说你高兴就好。 你高兴就好,这句话听着有些不是滋味,几年前也是经常我单方面做决定。 但是我还是把你删了,你知道我的个性,我不喜欢牵扯不清。断了就是断了,只是几年前欠你的话我现在还你。 你说过好几次抱歉,而我却从来都没有。 我一直都是任性的,嫉恶如仇,这是我骨子里的东西,我无法改变,并且我觉得挺好,这至少让我成为道德的人。 只是你没有告诉我分手的理由,和我心中没能问出来的那个问题。 你说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同意,我的未来终究没有你。 你说下次,或许已是垂暮之年,我觉得你有些感伤,但是我没有资格来安慰你,因为我们终究是要成为连擦肩而过都没有机会的两个人。

北京癫痫病治疗最好
西安哪里治癫痫好
怎么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