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唯有杏黄时

2021-08-27 20:06:15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6

百草园是鲁迅儿时的乐园,我说,我家的菜园就是我儿时生活的乐园。

生长在农村,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大院子,院内有一个大园子。大房大院,讲究的是阔绰。每家院内一口井,除了饮用,还用来栽苗、浇园子用。一到春天,有土墙做栅栏的围墙上端都会坐上胶泥修成梯子形状,然后斜花插上树枝儿,为的是挡鸡、鸭、鹅、狗。

我对园子里情有独钟的是杏树、李子树、和沙果树。我清晰地记得杏树在园子的东侧,把枝条都伸到墙外。李子树在西侧。沙果树在在靠近井边的院子,打开窗户几乎就可以够到枝叶。乍一看这些树都在园子的边边角角,原因呢就是一条:园子要种菜。

这里四季分明,从二月始小草就钻了出来。马儿、驴儿它们啃着青草,这时树木也悄悄醒来,我们小伙伴们吹着折着杨柳枝做成的口哨等待杏花开。走进三四月,杏花次第竞相开放,花瓣有白的如雪,粉的如霞,尤其在阳光充足的日子里,满树的花朵如云。待即将花落时节,稚嫩的绿叶追随而至,形如桃状的绿色精灵探出头来,这时的每一天都是我最期待的。从花期到绿叶的每一天,浇水、喷药精心护理。等到夏季,绿叶间的绿杏渐黄,那是我们最期待的。两棵杏树的杏也不一样。一颗树上结的是小杏,成熟的稍早些;另一棵树上结的是大杏,成熟稍晚一些。这时的每一天我都偷偷地来到杏树底下踩摘。从未成熟到成熟落地,我不知去了多少趟,也不知挨了多少骂,因为我踩硬了田埂,踩坏了秧苗。杏从酸到甜,从绿到黄,无论是口感还是色彩都“成竹在胸”。

最有趣的是“砸杏核”和“做风车”。那时我常常偷偷把熟好杏摘下来送给伙伴们,然后就玩起“砸杏核”的游戏。当吃掉杏的果肉,里面就有一个坚硬的核,核里包裹着杏仁,这是杏的种子。我和伙伴们聚集太阳底下或树荫下,找一块干净的地面,几人围坐在一起玩起“砸杏核”。现在地面画一个圆,然后大家开始背着出杏核,谁出的多就把杏核摆在一起,然后用一个“头”去砸,出圈的杏核归自己所有。(每一个玩伴手里都准备一个特别“杏核”,我们叫做“头”,还常常为了这个“头”煞费苦心。)

“做风车”就不一样了。小时候邻居家的兰姑对我最好,她常常弄一些自制的小玩具在我们伙伴前“卖弄”,咱就拿一个瓶盖(带胶皮的)、一个门扣、一个钢笔的后盖(顶端带眼儿)和一支铅笔,这有什么,可在兰姑那里(把门扣按在瓶盖的胶皮中央,把学好的铅笔笔芯定在门扣凹进去的坑里,嘴含着钢笔后盖开口大的一段,对准瓶盖吹气,这时手中的瓶盖就旋转起来了。)这让我们垂涎三尺,玩起来爱不释手。更神奇的就是用杏核做的风车了。一根粗细适中的铁钉、一个稍微丰满一点的杏核,最好是鼓肚的,一根线绳,一个方木块(其他东西可以代替)。兰姑用小刀小心翼翼的把杏核尖端削去,然后在杏核的较平的两面分别钻眼,眼的大小能放进钉子为宜。对兰姑来说这是难度最大的,我们想了很对妙招完成打眼工作。然后掏空杏核里边的杏仁。准备工作初步完成,最后是组装。钉子被线绳一端栓牢,然后把线绳从杏核平面的一个眼穿进去,从削去尖端的口出来,再把钉子放进杏核的眼中,最后把钉子的尖端定在方木块的对角线上,这样风车就做好了。旋转铁钉,把线绳带紧,然后拉动线绳,利用惯性原理小木块就旋转起来了。兰姑利用此原理还教我们玩旋转纽扣。

我们品味了杏,过了夏季还可以品味李子、沙果、苹果,童年就像小舟,在岁月的河中轻轻的、缓缓地、不知不觉的离我们远去了,往事像珍珠沉积在记忆的沙滩。无论何时,无论何地,童年的杏黄色彩依旧新鲜、明亮。

西安市怎样治疗好癫痫
癫痫病患者能治好吗
北京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