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断舍离(小说)_1

2022-04-28 12:37:59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老顾,快把菜接过去。”安美丽没听到回应,自顾自地念叨:“真是没用,越用人了,越不在。”菜顺手一丢,眯着眼睛摸到洗手间,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翻白眼,可就是找不到迷了一路眼的罪魁祸首。

无奈,安美丽眯着眼,蹭到厨房。熬粥,熥馒头,腌渍肉片,择菜,原本都顺利,快弄好之际,先是碰倒了叠放在角落里的锅,稀里哗啦滚了一地,后是盛菜,不知道哪来的寸劲儿,盘子上的小缺口正正好地划伤了手指。原本时间就紧张,这样的意外事件,更弄得像八爪鱼一样在厨房左顾右及的安美丽,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把饭菜端到餐桌上时,安美丽一眼瞥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顾全安,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聋子吗?刚怎么不吭气。”顾全安头也不抬地说:“我正忙着呢。”

“先到家也不做饭,忙忙忙,你从单位忙到家,也没见你拿双工资呀!”安美丽的絮叨,顾全安已经麻木了,难得不加班正常点到家,可人刚进家门,工作也追了过来。没办法,只得赶紧开电脑,写报告,下通知。安美丽也顾不上搭理他,在心里默默倒计女儿顾小北回家的时间。这个时间她刚到楼下,再有三分钟就要进门了。顾小北是高三党,安美丽最大的任务就是把顾小北在家的每一分钟,都计算好,填充满,让其不虚度,不浪费,全力支持高考。

果不其然,顾小北按时进门,可那副蔫头耷拉脑的样子,又给安美丽添了堵。她坐在餐桌旁,脸阴郁着。顾全安识相地凑到餐桌旁,摆好碗筷:“你最近跟宋梅联系了吗?”“联系啦!她和李木去海边旅游,发旅游合影呢。”“不对呀,她好像生病了,你得空问问。这是李木同事说的。”“你肯定听错了,我还留言让她给我带鱼片呢?她说管够吃。是秒回呢,不信你看。等小北考上大学,我也要出去玩上一个月,再也不当你们的老妈子。”

父母的对话,听到顾小北的耳朵里,她吃了没几口,说饱了,回到房间关上门。安美丽见状,也一摔筷子,不吃了。不管顾全安还在吃,开始收拾碗筷。看到安美丽满含愁怨的脸,问:“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还说呢?迷眼了。”顾全安翻过安美丽的眼皮,一下子就看到了小黑点,用纸巾沾了出来。安美丽白了顾全安一眼,好似在说:早干嘛去了?

忘记关火烧漏了的小奶锅,保温键坏掉的电饭锅,好多年没有用过的压力锅,铺了厨房一地。“该扔就扔了吧!”顾全安的话,安美丽根本没听进去,摆放,洗刷,好一顿忙乎,厨房的物品都归了原位。若外人来看,还是会感觉乱糟糟的。除去废旧的锅,还有大小不一的不锈钢的,塑料的盆,不统一的形状使得各占地盘,这大多是买东西的赠品,还有那个划破手指的盘子,又被放回去。下次注意点就好,安美丽这样叮嘱自己。

十点了,到检查顾小北学习的时间了。安美丽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径直进到女儿房间。顾小北早就习惯了,她把一叠试卷递给安美丽,说:“妈妈,明天我们开家长会。下午两点,在我们教室,老师说很重要必须到。”“行,我知道了。家长会其实是真没用,用这个时间老师讲点题,才是最实惠的。”顾小北没有接话,她深知安美丽每一次家长会后的心情都不会太好,沉默才是最好的自保。

“老顾,明天下午两点家长会,你去。”安美丽请了假准备去体检的。“我明天有会需要我主持,没时间,还是你去吧!”听到顾全安这样说,安美丽也没再争辩,她知道一涉及到工作,家里所有的事都得让位。目前这样关键的时刻,家里所有事情都要为高考让位,体检只能再议,当下做早餐半成品是第一要务。安美丽发现,只要在厨房,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干劲十足,不管多累多烦,此时此刻,她会全身全意地对待食材。

和面,拌油酥,做鸡蛋灌饼胚子。她一口气做了六个,想放到冷冻室,一开冰箱发现,里面塞满了肉呀,鱼呀,五谷呀,馒头包子呀,还有一些想不起来是什么的东西,没办法,安美丽只得把饼胚塞到冷藏室。其实冷藏室也是满当当的,水果,牛奶,酸奶,红枣,红豆,薏米。只要去超市遇到搞活动的,她总是忍不住买,买回来一时间吃不到就放到冰箱。顾全安抱怨了好几次,安美丽总说:“省下的钱干点什么不好呀,不算计会受穷的。”

听着厨房里发出的声音,顾小北皱着眉头带上了MP4的耳机,她脑子里乱乱的,根本学不下去,可若哪怕提前几分钟关上灯,都要至少听妈妈半个小时的唠叨,故而她只得这样对着课本发呆。书桌旁,是一摞比她还高的书,这是她上学以来的所有课本、练习册。顾小北说这些书本都没有用了,可以放到其他地方,可妈妈总说,万一要用到呢,这样可以第一时间找到,等你高考后,再一起收拾。衣橱里也是同样,小学初中的校服还码放得整整齐齐,少之又少的几件非校服,都洗得泛白了。顾小北并不想多买几件衣服,她只是不想再听到妈妈说,你个头又没有长多少,为啥上了高中,就不能穿之前的校服呢?可现实中,又有谁还穿之前的校服呢?

终于熬到了十一点,顾小北一甩课本,一不小心碰倒了那摞书,瞬时书铺了一地,发出很大的声音。安美丽的脚步声和着念叨声向顾小北逼近,她慌忙关灯钻到被窝,闭上眼睛装睡。

安美丽被书绊了一跤,她逼着自己闭上嘴巴,摸黑收拾,码放,她知晓,女儿的睡眠此刻更为重要。

这一夜,安美丽睡的一点都不踏实,她总能听到有人喊疼,声音特别熟悉,却怎么也看不到是谁。清晨的生物钟,将她从无边的梦境中扯出,她又如常一般,掐着点做饭,叫顾小北起床,看她慌乱地吃,匆忙地走。

纵使会有不情愿,安美丽准时到了顾小北的教室。

顾小北的成绩一直还算不错,班级前五名,年级前二百。参考往年,这个成绩走一个不错的985大学没问题。顾小北的书桌上,放着最近一次考试的成绩单,一封信,其他物品规制齐整,有序。安美丽看了一下成绩单,出乎意料的,竟然考了十三名。年级将近五百名,这个成绩别说985,连211都悬。看着信封上,顾小北清秀的字:写一封信,给亲爱的您。安美丽没有一丝打开的欲望,她只想找班主任质问,小北怎么能考出这样的成绩?

安美丽幸运地成为被留下的几个家长之一,她耐着性子等到最后,还没等她说,班主任就抢先说:“小北妈妈,现在高三的孩子最需要的就是家长的理解和支持,如果家长过多的干涉到她的学习,掌控她的节奏,并给予过高的期许,可能会成为孩子难以释怀的压力。咱们一定要转变思想,真的理解孩子。小北最近情绪很不好,我们看能不能换一个方式来陪伴孩子学习呢?”

“换方式,加压力,搞什么?学生成绩不好,不是学校老师的缘故吗?我们家长辛辛苦苦做后勤,怎么反倒落一身不是呢?”安美丽这样想,却没有这样说,她应承着说:“行行,我们一定配合,一定更加严格地管理孩子,也辛苦老师多多关注小北,让她下次考试恢复到前五名。再往上追追,就能上985了,我们全家可都指望她出人头地呢!”“小北妈妈,小北已经很努力了,她是心态不平稳。”

离开学校时,安美丽才感觉小腹胀胀的,她暂时放下家长会带来的困扰,想到那单位给的妇科体检福利,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呢,不能白白浪费,正好尿憋足了,赶过去还能做上B超。未成想,等待的人很多,她排队等候,肚子胀得疼。等待都是女同胞,有的凑到一起议论,女人就是要好好爱自己,前几天有人体检,就查出乳腺癌晚期,那人当场就昏倒了。听到的有人应和,天天这舍不得扔,那舍不得花,这一身的病呀,可不是看谁会勤俭持家呢!

安美丽实在憋不住了,问导医,才知道憋足了随时能做。往年的妇科体检,B超就是几分钟的事,这次子宫很快做好,做乳腺部分时,节奏明显放慢。大夫一点点地探,反复抹了好几次凝胶液体。12月已是深冬,纵使房间里有暖气,也会感觉到阵阵凉意。安美丽想催促大夫快点,可看到大夫凝重的神情,怎么也张不开嘴巴,周身不由的微微发抖。大夫问她是否不舒服,她连说没有,没有。临走时,大夫不忘叮嘱:你要及时来拿体检报告,要听医嘱。

家长会弄得心里憋闷,体检又听到这样含含混混的话,安美丽直恨不得快快回家,抓到顾小北刨根问底,可在这时,骑了十多年的自行车,居然趴窝了,后车胎没气了,链子也断了。她气急败坏地推着车子往家走时,接到了顾全安的电话:“快,去医院,宋梅有事,安和医院,外科八楼。”

安美丽没想到,会在充斥着消毒水的病房里,看到本以为在海边度假的宋梅。宋梅瘦小的身子,裹在肥大的病号服里,透过衣领处,可以看到白色的绷带。宋梅正在睡着,透过她紧皱的眉头,不由自主抚住胸部的手,安美丽感知到她的不舒服。看着头发仿佛几天时间就变花白的李木,安美丽只是流眼泪。

“宋梅手术很成功,她很坚强,以后,会越来越好的。”李木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悲伤。

“你们也是,怎么能不告诉我呢?”

“小北高三了,你们也忙,幸好成成上大学了,要不我还真顾不过来。”

“那成成知道吗?”

“不用他,他回来也帮不上什么,能在大学好好学,我们也省着为他操心。宋梅,她不想让儿子看到现在的样子,说等儿子放假了,她就恢复如常了。宋梅就是太倔,原本成成上高中时,她就一直不舒服,总说等成成高考了再仔细查,等等,结果未成想,等成了现在这样。”李木说着,轻抚宋梅的头发,“梅,安美丽过来看你了。”

宋梅好似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眼神迷离,空散。安美丽使劲地握住她的手,“宋梅,疼不?”

宋梅摇摇头,正在这时,大夫进来了,通知去换药。李木轻托着宋梅的腰,宋梅的上半身僵直一般,被整体调整了角度。看着李木搀扶着她缓步走出去,安美丽没有勇气跟过去,她知道,乳腺癌手术,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这个冰冷的字眼,之前无数次听说过,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一天距离它如此之近。

临床病号大约也是相同的病症,头发掉光了,正在抱着盆呕吐。陪护的好像是她的姐妹,跟安美丽说:“15床真是好命呀,生了这样病,男人还伺候这样好,你看我妹妹,一查出病,直接给轰出来了,别说伺候了,一分钱都不给。”

安美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的脑子里乱极了。怎么离开的病房,回的家在她的记忆里都是一片空白。

放学后的顾小北第一次看到空空的餐桌,她诧异地看躺在沙发上发呆的妈妈。顾全安匆忙去到厨房,“小北,今天你妈不舒服,老爸下厨,家里有手擀面,我们做炸酱面可以吗?”

“行,爸,我吃什么都行。”顾小北很难理解,妈妈究竟怎么不舒服,才会在她记忆力里第一次不做饭。难道是下午的家长会上,老师说了什么吗?她知晓,下降的成绩肯定会惹怒妈妈,可往常都是骂她,甚至拍几下,没有这样不搭理人呀!安美丽越是反常,顾小北心里越没底,狼吞虎咽一般吃完面,她又躲回房间。

十点钟的生物钟将安美丽唤醒,她面无表情地去切水果,装盘。顾小北见到妈妈像幽魂一样飘进来,吓了一跳。她站起来,靠着窗子,等着妈妈的咆哮。

“吃点水果吧,上一天课这么累。”安美丽说完就退出了房间,顾小北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难道,妈妈不是因为她的成绩而不舒服吗?还有其他事情吗?她到底哪儿不舒服呢?

顾小北的房间熄灯了,顾全安拉着安美丽回到房间。“宋梅去做体检,大夫当场就告诉她立即马上去医院做钼靶检查。宋梅也没告诉李木,自己去的。拿着检查结果自己上网查……李木说,如果可以重新来一次,他一定会在宋梅几年前说不舒服的时候,说啥也不听她说的等成成高考了,不耽误孩子学习,我没事这样的话,会立即去查,当时若查,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还是宋梅独自面对大夫的宣判,他们夫妻都特别痛苦。”

“有转移吗?”

“没有,发现的还算比较及时,手术后需要做化疗,都说化疗痛苦,可是没办法呀!”

“原本成成上大学了,宋梅终于有自己的时间了,她这么多年一直很辛苦,怎么就不能享福呢!”安美丽说着,盘腿坐在床上压抑着声音哭。

“美丽,你今天也去体检了,大夫有说什么吗?”

“嗯,说很快会出纸质结果,让我拿着去复查。老顾,之前我听到这样的建议总说想,这体检中心就是为医院招揽病号,有事没事都让去复查,复查不得花钱呀,可是我看宋梅这样,我有些……”

“没事,我明天陪你去。”

“我,我明天还得去看宋梅呢,今天没控制好情绪,我们俩这么好,我还要请假去照顾她,李木是男人,很多事情不方便。”

“你不也应该去乳腺科吗?你正好也问问,别大意了,没事最好。今天小北家长会怎么样?”

听顾全安这样一问,安美丽才想起成绩下滑的女儿,从口袋里翻出顾小北的信,打开。

亲爱的爸爸妈妈,今天距离高考还有180天,我有一些话特别想跟您说。

问癫痫发作时怎么办
儿童要如何预防癫痫病发生
癫痫病安片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