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日志 > 正文

【流年】 罗苏的“房事” (短篇小说)

2022-04-28 12:38:46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五月,是罗苏的落寞季节。当主管因为她写错的一组数据大着喉咙,挑着眉毛呵斥她时,她只是冷静地抱着属于她的纸箱子抬头说不干了。这句话其实有很多次要脱口而出了,只是她一直逼着自己忍。一个女人,形单影只,在这个快节奏的都市,想寻求一点庇护和温暖都很困难。无论如何,她应该学着忍。忍,很痛。那时那刻,她体会到了杨林对她忍让的痛。

杨林,一个五官平常,走路缓慢,说话紧张到结巴的男人。他在罗苏的眼里,毫无吸引力,甚至有些碍眼。但她选择了跟他在一起,因为他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大城市有房子。房子虽小但温馨温暖,足够罗苏躲在里面哭泣欢笑撒野。自从她跟杨林住一起后,杨林为了表达对她忠贞的爱意,在房产证上加上了她的名字。那一刻,罗苏很感动,灯光下他平常的五官似乎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韵。那个晚上,从被动到主动,罗苏让自己投入。她告诉自己,爱可以慢慢培养。他爱她,她也可以慢慢爱上他。

不久,罗苏便觉得自己预测错了。她没能说服自己在慢慢的节奏里爱上平庸的杨林。杨林走路的声音踢踏踢踏;杨林的工作服很脏,但他会毫不介意把自己陷进沙发里;杨林总是做重复的菜;杨林会打很响的呼噜……这些种种,这些令人心堵的小细节让罗苏越来越难以忍受。于是,她板着脸找了时间对杨林来了一番严厉的教育。杨林低着头,剥着指甲说:“我会改,你不要生气。”

接下去,杨林改了所有在罗苏眼里不能忍受的小细节,但他看她的眼神变得惶恐,手脚无处安放,仿佛小偷看到了警察似的惶恐不安。吃饭的时候,他不吃,看着罗苏吃,如果罗苏说不好吃,他会跑进厨房重做。罗苏很生气,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的样。”杨林不知道罗苏眼里的男人样究竟是什么样?他不知所措,罗苏便朝他吼:“窝囊。”男人做到这份上是窝囊,但杨林说他是因为爱她才事事以她为中心,这难道也有错吗?

冷静的时候,罗苏觉得自己很过分。其实不是杨林做得不够好,只是她不够爱他,她便看他哪里都不好,都不顺眼。在这个她以为温馨温暖的屋子里,罗苏慢慢觉得窒息。为了有个安生的地方,跟一个不爱的男人混在一起,如今在她看来简直是浪费生命。

凌晨了,罗苏依然睡不着。愧疚和悔恨侵凉了她的身。杨林再也不用诚惶诚恐看她脸色过日子了。情人节那天,他知道罗苏喜欢浪漫,跑了很远的地方为她买鲜花。电话里他兴奋地对罗苏说等他给她一个惊喜。接下去惊喜没有,罗苏等来的却是噩耗。杨林穿马路被车撞了,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他的手里牢牢抓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那样的红犹如杨林身体里的血,刺痛了罗苏的眼。

他是好人,她害了他。罗苏在暗夜里总是重复这句话。她自私,利用他的善良,痴情,不但无情伤害他,最后还无情地逼死了他。她想在这个城市扎根的梦想实现了,没有双亲的杨林把什么都留给了她。一笔赔偿款以及房子,可她感觉不到温暖。

陶进是那种很能逗人笑的人,而且阳光,而且帅气,而且嘴巴甜。当他用很大力气一把提起罗苏的行李箱时,罗苏第一感觉他好有男人派。

罗苏出租了杨林的那套房子,自己租了房住。陶进在三楼,罗苏在五楼。罗苏依然不能拒绝一个男人的好。比如他很会做饭,邀请她的措辞是做多了,一起吃吧。一起吃着吃着罗苏便对他的手艺吃上瘾了。陶进便更卖力了,但他没有杨林那么畏畏缩缩,做什么事都放不开手脚。他说话霸气,做事利落,很得罗苏欢心。拉手,亲吻的程序进行得那么自如,自然。气场强大得不容罗苏躲避。

是爱了,她喜欢,他亦喜欢,不抗拒,不牵强。如此,是最美的甜蜜滋味。

陶进只是一家小公司的普通职员,房子是租的。陶进怕她跟着他受委屈,便承诺会为她拼出一套房子,只是需要给他时间。

罗苏点点头,她愿意给他时间。

罗苏隐瞒了自己有套房子的事实。她怕陶进知道她的过去会鄙视她,更怕他知道真相后会失去为她奋斗的动力。早前看过新闻,说男人也贪女人现成的一切。少奋斗几十年是许多女人的愿望也是许多男人的愿望。当然买套房子不是买积木买画笔那么简单的事。陶进真是那个心甘情愿为她奔赴的人吗?此刻,她依然不确定。她仿佛从没确定过,总是怀疑,总是质疑,总是挑剔,总是自我优越。这些背后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袒露给陶进看?

陶进兼了三份职,每天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每次,罗苏看着他疲惫的样子想对他说别这么拼命了,房子她有,不需要他这么辛苦了。但最后她都没说出口。她心疼他,却心底始终有个死结过不去。她还是希望能靠着他,依赖他,做他的小女人。

那天,陶进的朋友结婚。一早陶进便拉着罗苏去买衣服。一路上他笑得那么开心,眼角眉梢都是欣喜。罗苏想,他是真的待她好,穿好,吃好,总是以她为第一位。而他,依然是简单的体恤,牛仔裤。罗苏让他自己买,他调笑说他这范,特时髦。他说的话一点也不好笑。罗苏低着头心里一阵黯然。

婚宴很热闹,是在一家豪华高档的酒楼举行的。整个过程,陶进一直拉着罗苏的手.他指着那对新人对罗苏说:“很快,我也要让你在大家的见证下风光嫁我。”

陶进喝了很多,不知是疲倦的缘故还是触动的缘故,总之回去的路上很多话,都是他做梦都希望能让她过上好生活的话。罗苏把脸转向车窗外,窗外的夜景美得眩目,心底却落了叹息,她的纠结依然。

陶进的爸爸妈妈来看陶进。看到陪伴在一旁安静的罗苏,他爸爸妈妈开心地叮嘱陶进好好待罗苏,他们回去后马上准备彩礼准备完婚。当陶进的妈妈摘下自己颈项里的金项链递给罗苏时,罗苏不知所措。陶进说:“妈妈的见面礼,收下吧。”

那个晚上,送走陶进的爸爸妈妈后,罗苏失眠了。他们的善良和热情真真切切打动了她。他们不知道,是她让他儿子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只是她对他说她想有个自己的家。她的心愿让他每天加足马力挣钱似乎还不够。有天晚上,罗苏一觉醒来,看到陶进还没睡,还在电脑前替人家写文挣钱。

当罗苏端茶给他时,陶进拉着她的手说他爸爸来电话说已经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准备凑钱给他在这个城市买套房,让他们俩有个真正安生的地方。

罗苏很惊讶,脱口问:“那他们住哪儿?”

陶进说:“住低矮的旧柴房里。”说完,陶进就哭了。他骂自己没本事,让他的父母为了他操碎了心,老了还把房子卖了,住破旧的柴房。

罗苏终于说了,说了她有一套房以及关于那套房的来历,以及她内心的惶恐。外里内里一一都剥开,真实地呈现在陶进面前。

陶进沉默了很长时间,抽掉了二根烟,然后抬头,眼圈发红着说:“原来在你眼里,我是那样的人,让你如此不确定。”他还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长时间的沉默,然后关门离开。罗苏扑过去拉他也没用,他甩开她,那么用力。

陶进搬离了出租屋,他说他要回老家好好孝敬他的爸爸妈妈。有些情等错失后再弥补就晚了。他还说他不会让他们住破旧的柴房,总有一个女人会放着心依赖他,信任他,与他一起并肩打理温暖的小家。

他的身影消失在罗苏眼里时,罗苏知道她又跟一个好男人擦肩而过了。

有人说当你选择相信的时候,心底里便是满满的爱;当你选择怀疑的时候,再满的爱也会变了味道。罗苏丢失的不止是爱情,更重要的是她把那些真和诚以及信任都理解偏了。

癫痫病大发作的治疗
癫痫病怎么治疗较好
引发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