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日志 > 正文

你过的这么简单,老了拿什么来回忆

2022-03-30 22:23:48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16

编辑荐:假若除了前方其余皆是空白,假若你永远无暇顾及走过的路,假若急匆匆地你沒仰望过天空。茶冲过一次次,虽然淡了,但春的记忆却沉淀在心底。茶己喝完,你呢,过的这么简单,老了你拿什么来回忆。

冬天来了好久,只下过薄薄的几场雪,落在地上浅浅的,脚踏上去走几步没一点感觉,但照相没问题。就这么点雪,让所有人一下受到了伤害,大衣围巾全用上,好象己被雪严重侵犯了尊严。

还好,这样的日子到野外去,路很宽,没人挤。山上的树也耐不住了,把叶子唰唰唰全脱光,丢到树根捂脚。一眼望去,枝枝丫丫没点温柔劲儿,铁枝铜杆站在坡上,好象专等大雪到来比试比试的狠劲。

家有老人的房上冒出了白白的烟,烤火呀,都冬天了,甭整感冒了豆不舒服了哦。只要一烤火,早上瓦上那就有霜了。有霜呢,楼巴上的柿子就红的透亮了。撕开薄薄的一层皮,下嘴一口,蜜一样的甜。粘在嘴上厚厚一层,非洗不脱,除非学小孩用舌头来回添干净。瓦上霜不为楼巴上柿子服务的,它看中的是房檐吊着柿饼。早上的晨霜亲吻柿饼,天天吻,不厌其烦。柿饼脾气好,来则不拒,吻吧吻吧。问题是一吻定终生,不再离开。晨晨如此,一层又一层的霜吻在柿饼上,慢慢柿饼没了原本的红。当圆圆的柿饼变成了白色,柿饼就算妥了。柿子从年轻到老变化几种形态都以甜蜜结束,把一腔柔情留在了人的心口上,一生很精彩。

平日炸翅乱跑的鸡也安静多了,颜色不同的几只鸡挤在墙边,一起打瞌睡。有人走过只是咕咕咕地一阵,好象抱怨惊恼了它们。也是,这种抱团取暖的法子本身就该尊重的。

这时节,小雪未封山,也未封路,只是没了好去处,倒是在家煨火煮茶更合适些。冬风没把树梢刮向一边倒,雪没把河水冰冻住,是没什么景儿来瞧,可是,这更是希望的前兆啊。当大雪真从天而降时,己有了准备,正如月未圆,盼月圆心情同理。当雪覆盖天地,白茫茫的世界,只有瓦上炊烟在冒。门前的路己扫过,只等该来的那个人,你想,这雪就有了几分柔情。 尤其是在夜间,窗户有灯,专候夜归人,除了雪,一切都是多余。

水开了,该放茶了。在冬天喝茶,我以为比任何时节都要好。茶的嫩芽从春天走来,一直储存到冬季。用滚烫的开水一冲,满杯都是春天。喝茶也是一个人正好,只需一壶沸水,茶就把春天带来了。茶在沸水中慢慢舒展嫩芽,茶的生命在冬天渐渐复苏,一壶开水让茶叶又重新活了一回,茶的春季再次被唤醒。喝茶人是否也能想起年轻时的曾经,是否也被提醒当年的风采呢?人在品茶,茶也在读人吧。

茶能保鲜啊,依旧是春的气息,那品茶人在年轻时保鲜了什么呢。在人生冬季,有多少年轻时的过往储存在了心底,有多少能让你记起那年的当初?

假若你从年轻到如今,一直保持一种姿态,假若除了前方其余皆是空白,假若你永远无暇顾及走过的路,假若急匆匆地你沒仰望过天空.……

茶冲过一次次,虽然淡了,但春的记忆却沉淀在心底。茶己喝完,你呢,过的这么简单,老了你拿什么来回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那里治疗癫痫病好
癫痫病应该怎么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