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日志 > 正文

【流年】娥子(短篇小说)

2022-04-28 12:03:19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一)

娥子是我乡下的一个邻居,只活了二十岁,像山里刚刚绽开的一朵花蕊,却在微雨中悄悄飘落了。

我回到乡下时,看到我多年前生活过的老屋,就忽然想起了娥子。

娥子比我大十几岁,是我们马围子村杨家圪台的一个女孩子,她生来就很瘦小,却有讨人喜欢的向日葵般硕大无比的脸蛋,留着长长的刘海,狭长的鼻梁就像地里长出的扁豆,眉毛又黑又浓,我们杨家圪台的男孩子都管娥子叫貂蝉,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貂蝉有多美,但那时候每天在收音机前听评书《三国演义》,也就知道了貂蝉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可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法描述这种美,有一次一个叫永生的傻子指着出门的娥子说,貂蝉!我们就跟着他把娥子也当成了貂蝉。

然而娥子毕竟不是貂蝉,生活中也没有英雄吕布。娥子只是一个平常的农家女孩,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放学,她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去趟城里,看上一场电影。

这样的愿望其实对于那时的乡下人是个十分奢侈的梦想。但是娥子却等来了这样的机遇。

那是娥子就要高中毕业前的几天,她和往常一样和我们在夏日的月夜里坐在洋槐树下乘凉,凉爽的晚风像一个多事的闲人把迟开的槐花的馨香在院子里张扬着,我还是刚刚开始上三年级的小男孩,我看到忽闪忽闪明明灭灭的萤火虫在夜色中流动,拿着抓萤火虫的网和瓶子追着,娥子复习完来院子里透气,她看到我追不上萤火虫着急的神情,就帮我去抓,果然不过一会儿,就抓下好多,瓶子里绿幽幽的萤火虫一明一灭,煞是好看,我望着她满面笑容,心里也乐了,说,谢谢姐姐。

过了几天,夏至到了,村子的农闲是农民们最幸福惬意的日子,晚上村子里的戏班唱起了大戏,我非要去,可娘总认为我小时候身体弱,就不让我到戏台下看第一场戏,她和爹总说,不管哪里唱戏,通常第一场戏八字软的人是不能去的,而我不仅算命先生说生来八字软,而且身体也弱,所以爹和娘通常不让我去看第一场戏。于是听说村子里要唱《穆桂英大战洪州》的武戏我的心就吊在里嗓子眼,可是却被爹娘锁在了房子里。为了能够去看这个早就梦寐以求的武戏,我只好爬在门口大叫,谁能够把我带去看戏,我就把最好看的书给谁看!正好这时娥子和村里邻村的几个同学要一块去看戏,听到我的喊叫,娥子停下脚步让同学们等一下她,她跑到窗户前来看我,我为了能够出去,把一本过年时乡联校奖给我姥爷的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举在手里,娥子早就想淘这本书来看,见我手里晃动的是那本名著,她喜出望外地说,你等我,小利!然后她就跑开了。我正纳闷时,她把一个邻村五大三粗的男同学叫到跟前说,大奎,你看门能不能摘下来?我这时才佩服娥子的主意,果然那个叫大奎的男生身大力不亏,蹲下身一手托住门的下边,一手抱住门的侧面,往上一挺,一扇门被滑出门骨朵,拽到地上。我从半边门中钻出来,然后大奎又在娥子的指挥下把门反其道而行之又安到了门骨朵上,不显山不露水的。我高兴地兑现诺言把小说借给了娥子,并说,你看吧,什么时候看完什么时候还我。

娥子机警地提醒我说,小利,你快去看戏吧,正开始呢。你这么爱看武戏,要耽误了就遗憾!

我飞也似的往院外跑去,娥子忽然想起还有话要说,就让大奎追上我说,娥子说要你快散戏时早点回来,你钻进去我们再把门安好,以免大叔回来见你出去看戏回来又用鞋底子刮你的屁股蛋!

我应了声,没问题,多谢你替我考虑的这么周到。怎么你们不去了?

去,但是只是凑个热闹,我们没有心思看古装戏,我们最爱的是看电影!我出了院子时听到他们这样跟我回话。

(二)

我到了戏台前的时候,穆桂英正和金国元帅白天珠打得不可开交,我激动得掌声雷动,把两边和前后看戏的老人小孩的视线吸引了过来,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入神,赶紧放下拍得生疼的手专心看戏,忽然听到侧面有我爹的咳嗽声,我急忙蹲下出了人群,这时候娥子看到来我,说小利你是不是看不见,大奎把小利抱起来看,大奎抱了我一阵胳膊酸得难受,就把我放下了。娥子白了他一眼说,还男子汉呢!她把我抱起来一下子放到了左边磨坊前的一枝树杈上,我坐在树上这下放心了,既不会担心被大人挡住视线,也不会害怕被爹瞅见。

戏快散场时,娥子好像是我的跟班的似地走到树下,让大奎把我抱下来说,快点回去吧,还有几分钟就完了,要不一散场人多你一时半会不会挤出去,回得迟了让你爹瞅见屁股又痒痒了。

我笑笑,回答,娥子姐,我先回了。

我回到院子里时,大奎和娥子也一前一后赶到,大奎把门先摘下来让我钻进去,然后把门上了,刚坐在院里的青石板上乘着娥子爹喂驴的马灯的光线看那本名著时,我爹回来了,我娘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台前看我睡踏实了没有,我听到脚步声,装作沉睡的样子呼噜大作,爹就趾高气扬地吹嘘说,孩子们必须让他从小就懂规矩,虽然这样会拗着他,可是都是为他好,现在他们说什么也不明白,等他们到了我们这把年纪就什么都懂了。

爹娘把我叫醒让我脱了衣服睡好,然后就吹灭油灯睡下了,这时我能够听到院子里娥子姐送走大奎他们后关街门的声音和她不由自主的笑声,我知道她的笑声里有骗过我爹娘的放松,也有设计事情并且取得成功的快意。

第二天村子里唱戏的时候娥子姐没有设法把我弄出家门,为此我还恼火过她,难道是她看进去了那本小说,沉湎于保尔和冬妮娅的爱情而忘记了去看戏,因为只要她想到看戏,就一定会想起来“营救”我。刚开始我后悔不该昨天夜里就把书给她看,我始终觉得要是那本书还在我手上,她一定会考虑我看戏的事情。

夜戏是《沉香救母》,我的心甭提有多难受,这个传说还是当教师的姥爷给我讲的,我听着戏台那里传过来的锣鼓梆子声,就能够想象的到沉香和他的舅舅二郎神打得有多么难解难分,但是我去不成了,我虽然试图也去像大奎一样把门端起来,可是我才十岁,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一不小心竟然把手挤出好大的一个水泡,干脆打消了看戏的想法,躺倒睡下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也不知道爹娘什么时候回来又把我叫醒给我脱了衣服睡好的。

晚上大概两点多的时候,我被一泡尿憋醒起来撒尿时,听到院子里娥子娘的哭声和娥子爹的发怒声,我还以为又是娥子姐的小弟弟狗子的癫痫病又犯了,就模模糊糊睡下了。

早晨眼睛被太阳晃醒时,才听到家里的座钟表当当地敲了八下,我飞快地穿上衣服背了书包要去上学,刚跑出街门被正在猪圈旁喂猪的爹骂了句,大白天杀什么癔症,你不是放暑假了吗?

我听到爹的话,才恍然大悟,噢,已经放暑假了,我这是怎么啦?!

刚把书包扔到炕上,就听到娥子娘深深浅浅的哀号,接着娥子爹低一句高一句的骂声就在对面的土窑里传过来。

他爹,你说咱们娥子能够到哪里去呢?

都是你平时太宠她,女孩子家没有规矩,大姑娘家的一整夜不回家成何体统,我杨家的脸都让她给丢尽了!

他爹,也许是他和同学一起复习功课晚了,住在了同学家,别尽往坏处想,有什么话等她回到屋里再说,看邻居们听到笑话!

都这样了你还替她包庇,看你的小祖宗回来我不收拾她!

好了,你不能低点声,邻居们都起来了,你这是臭睡,你个糊脑子。

后来我爬在门缝边再贴耳细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娘喊我给鸡仔拌食去,我就拿玉米面用水和了去鸡舍喂鸡,也就把娥子爹娘吵架的事情忘到脑后了。

(三)

吃过中午饭的时候,我到茅厕准备拉屎的时候,娥子姐听到我在茅厕用力拉的声音,瞧瞧地走近茅厕问我,小利,我爹娘歇晌了没有?

我一边吭吭地用力拉,一边回话说,我大爷和大娘都躺下歇晌了,你哪里去了,昨天夜里可把我的好戏给耽误了!

娥子用手挡住嘴嘘声说,悄悄地惊醒了我爹娘,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去城里看电影了!

我一听说看电影,赶紧擦了屁股提着裤从茅厕跑出来。

娥子看我心急火燎的样子,笑笑说,你个捣蛋鬼,一提武戏你上瘾,怎么一提电影你也灵魂出窍了。

你们看的是什么电影?

《追捕》!

侦破片?

是,日本的侦破片!

有没有精干的演员?

当然有,山口百惠,高仓健,山浦友和,都是明星!

怎么不告我一声,也带我去?

我们坐大奎他爸硫磺厂的卡车去的,光厂里就十二个人,加上我们同学六个,卡车兜兜上都满了!

啊,我明白了,你昨天夜里一晚上都没有回来,大爷大娘从晚上一直唠叨到早晨,你可是惹下大祸了!

小利,你就看我的好看吧,你以后遇到困难我再也不帮你了。

我不是咋呼你,真的昨晚你爹你娘吵得很厉害,今天早上又拌嘴,估计也是因为你一夜没有回来的事情,你怎么一晚没有回来?

我们的卡车在回来的路上坏了,我担心挨爹娘的骂,只好和大奎他们几个往回走,现在才走了回来。

奥,我明白了,我这就进去侦测一下看大爷大娘睡踏实了没有,看你当众出了洋相!

好的,谢谢你,小利,我会找机会报答你的。

咱们两个还说什么报答!

我进去走到娥子家的门口听听没有动静,就蹑手蹑脚地出来叫娥子快趁机回到她的房子,娥子进去的时候,憋了一下嘴巴意思是谢了。

晌午过去后,我在睡梦中又被吵闹声惊醒了,原来是大娘起来去娥子的房子发现了娥子正疲惫不堪地睡觉,就叫醒了大爷,娥子爹上气不接下气地数落娥子,什么东西,一个女孩子家,夜不归宿,究竟到哪里了,你要不说实话,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

娥子被吓得哭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爹这样跟她生气,爹,我和同学们趁大奎爹厂里的卡车去看电影了!

她爹质问,那电影散了怎么不往家走?

我们坐的卡车坏了,没有办法怕你和娘着急我们才步行走的,刚回来。

她娘也唠叨,娥子也是,你看电影怎么不跟娘说一声呢,我家娥子平时根本不淘大人们,今儿个这是咋啦?

娘,我们同学几个开始在村里看戏,后来大奎说县城里演电影《追捕》,而且是第二场,能够赶得上,我们就去了,想告你们一声,可是在戏台下没有看见你们,我就只好跑回来告了一声小利,让他转告你们一声,以免你们着急担心。

可是小利没有说呀?

娘也为娥子圆场,他不是没有去看戏被锁在屋里吗,肯定是等我们看戏回来就睡着了,不信你叫一下小利!

我在屋里听到他们的对话,想着为娥子开脱,没有等娥子娘去叫我,我跑到了娥子的房子说,大爷大娘,对不起,娥子姐昨晚是告我一声让我转告你们的,可是我后来睡着了,今天早上跟你们见面时也没有想起来,对不起,要训就训我吧,是我误了事。

娥子爹说,怎么能够怨你呢,小利。

既然这样,就算了吧,娥子,一定要记住这次的教训,不要让你爹以后再为你担心,一个大姑娘家了,眼看就要高考了,就不要再疯跑了。他爹你就去乡里赶紧买药去吧,再迟了医院下午又快关门了!

娥子这时关切地问,怎么,娘,狗子的病又犯了?

唉,你们姐弟两个,没有一个让爹娘省心啊!说完用手托住脑门感叹。

(四)

高考的时间到了,娥子和大奎他们到县里的考场参加考试,娥子很快就做完了最后一门地理科的试题,他刚出来到校园的柳树下乘凉时,大奎也出来了,院子里从考场出来的考生还不多,大奎的精神显得很郁闷。

娥子说,大奎,考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简直是一塌糊涂,本来我平时也没有好好学,一到了考场,脑袋像灌了铅沉重得很,能够及格就万幸了。

也许比你想象的要好,你就不要太沮丧了!

大奎用手捋捋娥子被风吹乱的刘海说,娥子,看来咱们两个恐怕以后就是两股道木的轨道朝着各自的方向奔驰了!

什么意思,成绩出来还得一段时间,你要不愉快,我可以去陪你散散心,就不要再提考试的事情了,我也累了!

那好,我就让你这个未来的大学生陪着去散散心。

娥子和大奎在县城的街道上转了一圈,榆树城县城本来不大,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基本转完了,大奎说,娥子,你不是喜欢转商店吗,咱们到国营的桥东商场逛逛。

桥东商场是槐树城最大的市场,总共五层,这在方圆是最高的建筑,他们从旋转的木楼梯爬到顶层,从上往下转,娥子说这是最省劲的逛商场的办法,省的走冤枉路。

在三层的女装卖场,娥子被一身黄色的碎花连衣裙粘住了眼睛,盯了好长时间,但看看标价三十元,她就敬而远之,售货员过来给她介绍说,这是最新款式的,纯棉料,诚心要,可以请示经理优惠。

娥子问,能够优惠多少?

售货员回答,打八折怎么样?

那也得24元!算了吧。

大奎让售货员把衣服取下来,让娥子试穿一下,娥子看看她说,还是算了吧,这么贵,这些钱够给我弟弟狗子买半年的药了!

你看你这人,衣服就是衣服,怎么又扯上买药的事情了。售货员不解地说。

江苏哪里能看癫痫病
如何治疗青少年癫痫病
南宁最好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