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碧海小说】烟花易冷,惟爱永恒_1

2022-04-18 11:14:09 来源:庙堂文学 点击:0

【楔子】

我还记得我走出龙家的那个夜晚,月冷如霜。

我万念俱灰,心灰意冷,抱起刚满月的孪生女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龙家,离开了这个曾经让我欢喜让我忧的豪门之家。

也许是怀中的女儿感应到了即将与同胞的兄长离别,哭得比往常更大声,声音几乎撕裂了我的心肺。哪怕是这样,我也义无反顾地掉头就走,不敢再去看躺在小床上的另一张酷似他爸爸的小脸。两个孩子,我只能抱走一个,儿子就留在龙家吧!

没想到自己倾尽所有心力去守护的爱情,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当看到今天的报纸上那张刺眼的桃色照片,那两个亲密地搂抱在一起亲吻的背影,对我来说,再也熟悉不过了。那男的背影,就是我曾经满怀信心,虔诚希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丈夫——龙诗文。而那个女的则是我的闺中密友——岳娇云。

看到这张照片,我就知道,信誓旦旦许诺要给我一个幸福的未来的老公长出了变心的翅膀,开始喜新厌旧了。就在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为他们龙家生下一对龙凤胎后,他开始嫌弃孩子的哭声,开始嫌弃我日渐肥胖的身材。

从一开始的应酬多,下班晚,到最近的日夜加班,干脆不回家,都大大地打击了我那脆弱不堪的心。想当初,我是多么美丽的一位大家闺秀,每次我出现的时候,周围总会响起惊艳的赞叹声。

理所当然的,美女配帅哥,当我跟龙诗文在家族的一次聚会偶然邂逅后,我们一见钟情,迅速擦出了爱的火花。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他的软硬兼施下,我终于服服帖帖地放下高傲的架子,老老实实地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嫁到龙家。这桩轰轰烈烈的婚事,可是震动了整个上海。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的快乐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多。新婚生活对我来说,绝对是这辈子最难忘的记忆。每天在家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什么也不用做,只等待老公下班后带我到处去玩。我们的蜜月是到泰国度过的,当我与那些漂亮绝美的泰国人妖握手合照时,还惹来了龙诗文的几记白眼。他就是一个极度小气的男人,自己的女人要管得严严实实的,谁也不准碰。

知道他的脾气后,我便修身养性,规规矩矩地做自己的良家妇女,不再到处招摇。上天也对我特别恩宠,知道我喜欢女儿,知道龙家需要儿子,便安排我生了一对龙凤胎,这对别人来说,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龙家二老可高兴了,对这个能干的媳妇赞不绝口,还想等到两个孙子周岁时再好好庆祝一番的,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么不争气,竟然在外面玩起女人来了。

我是个骄傲的女人,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老公在外面乱来,更不允许自己的婚姻有一点瑕疵,一想到我那美丽如烟花的爱情被玷污了,我的心里就来气。放下手中的报纸,我马上收拾行李,迅速地抱起女儿,只留下一张离婚协议书,便离家出走了。

想不到,这一走就是十年。烟花虽美,却易冷。我一个人带着女儿在香港隐姓埋名,好不容易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生活了下来。前不久,却意外地从报纸上看到报道,龙老爷病危,请家中亲戚好友迅速赶回家。

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在心里挣扎了许久。按理说,我早已经不是龙家人了,可是,女儿毕竟还是龙家的骨血,不让她回家归宗认祖,将来被她知道了,我可是会被她怪死的。经过我的左右挣扎,再三为难后,我痛定思痛,终于决定结束在外面的奔波,带着女儿返回上海。

【一】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周杰伦的《烟花易冷》在车厢里哀怨地轻唱着,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眼眶就红了起来。

“妈咪,你也被这首歌感动了吗?我超级喜欢周杰伦的,他的歌声太迷人了!”才十岁的女儿龙嘉麒一幅深有感触地问着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我。

“小麒,你年纪还小,现在就说什么喜欢呢?妈妈有自己的心事,以后你会明白的。”我看着自己人小鬼大的女儿,疼爱地摸了摸她那乌溜溜的长辫子。

“妈咪,你说我们回上海要去哪里呢?我好想永远呆在香港哦。明松哥哥知道我要回上海了,可舍不得啦!昨天,他一直拉着我的手,叫我别离开呢!”龙嘉麒一脸不快地扯着妈妈的衣服,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突然返回上海。

“小麒,听说你爷爷病重,妈妈担心你再也见不到他,只好带你回来了。”我无可奈何地捏捏女儿那翘得老高的小鼻子。

“妈咪,最爱骗麒麒了,你不是说我们没有亲人吗?在香港这么多年,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哪里来的爷爷?”龙嘉麒可没有那么好骗,妈妈说过的每一句话,可是非常清楚地烙在她的头脑里呢!

“是真的啦!你还有一个哥哥呢!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我自知理亏,只好弱弱地交待了自己当年带着她一个人离家出走的糗事。

麒儿一听说自己竟然还有这么显赫的家世,气坏了,她不高兴地瞪着我,肯定是对我让她在外面吃了这么多年的苦非常不满。

在我的低声下气,磨破了嘴皮子下,好不容易才说服了她。前尘往事如梦已逝,不梦前尘不梦君。这次回来,只打算让她看看亲人,就回香港,我也没有打算让她在上海落叶归根。

……

当司机把我们送到龙家时,我已经迅速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事隔多年,我已经不是昔日软弱的千金小姐,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我不会再害怕当年那个伤害我的男人了。

门卫还是十年前那个范老伯,十年不见,他依然健步如飞,精神抖擞。我叫麒儿去按门铃,当他看到跟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公主时,内心的惊喜可想而知。

当年,满脸泪水的少奶奶李若晴不顾他的苦苦请求,硬是抱着刚满月的小小姐离开了龙家。事后,龙诗文知道自己的老婆带着女儿离家出走后,气得暴跳如雷,立即下令龙家所有的下人去寻找。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找,也找不到少奶奶和小小姐的身影,这件事,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他真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果断地拦下生气的少奶奶。

“小小姐回来了?少奶奶人呢?”当他老泪纵横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龙家大门不远的我,我心里一软,立即走上前去,紧紧地拉住他那瘦骨嶙峋的双手,叫了声:“范老伯,你好!”

老范激动地拉着我的手,诺诺应道:“少奶奶,你可回来了?你可知道,这几年少爷为了找你,几乎把整个上海翻遍了!”

听到龙诗文的名字,我心里就火冒三丈,我冷冷地说了句:“别再叫我少奶奶了,我早就跟他离婚了!这次如果不是听说小麒她爷爷生病了,我是不会回来的。”

“好好好,我不说,少奶奶快进屋看看吧,老爷病得可不轻呢!”老范急忙打开大门,让我跟女儿进门。

越接近龙家,我的心跳得越快,公公会欢迎我们回来吗?当年我不说一句话就不告而别,还抱走了他们龙家的骨肉,他会原谅我吗?

客厅里没有人,我直接带着女儿上了二楼,来到了公公居住的听雨轩。

到了二楼,我听到了房间传来阵阵哭声。听那声音,好像是婆婆的声音。我示意女儿先过去敲门。

女儿一听到里面有哭声,心里有点害怕,她不断地往后退,用眼神向我表示抗议。

我只好走在前面,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正在小声哭泣的婆婆一听到有人进来,急忙抬起头来,当她看到我时,脸上忽冷忽热,忽喜忽怒。我明白她此时的心情,急忙把女儿从我背后拉出来,小心翼翼地说:“妈,我带麒儿回来看望她爷爷了。”

当脸色阴晴不定的婆婆看到聪慧的孙女时,脸上绽放了惊喜的笑容:“麒儿,这就是我们的孙女?”看到事情有转机,我急忙讨好地走近她身边,轻声细语地跟她汇报了我们这几年的情况。我打了个眼色给女儿,示意她叫奶奶。

“奶奶好,我想死你了!”乖巧的女儿一点就通,马上扑到她奶奶怀里撒娇起来。

“我的好孙女,奶奶也想死你了,你爷爷也想你,他天天都在念着你呢!快过去跟他打声招呼吧!”婆婆把女儿推到床前,让她跟躺在床上的爷爷打招呼。

“老爷,你快睁开眼睛看一看,是我们的宝贝孙女回来了!”婆婆抢在我面前,不断地摇着公公的手臂。

正在休息的公公缓缓地睁开眼睛,当他看到女儿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当他转过头来看到我时,拼命地挣扎着想起来。

我大步走过去,坐在床沿,看着这个曾经把我视若已出的老人,我忍了十年的委屈都爆发出来了:“爸爸,我回来看你了!”

公公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晴儿……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委屈你了……”

看着他老人家就像风中残烛一样,我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紧紧地握住公公的手,我强忍着自己的委屈,安抚他,让他尽快地躺下去。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公公不停地念叨着,“我总算盼到这一天了……”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咳嗽。我急忙轻拍着他的胸口,小声地安慰他:“爸爸,你快躺下来吧!等你身体好起来,就可以跟麒儿玩了。”

【二】

等公公躺下后,我便带着麒儿离开了他的房间。

婆婆跟在我身后,紧张地盯着我,生怕我又再次消失。面对这种情况,我实在很为难,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正当我犹豫不决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大门口响了起来。

“真的是晴儿回来了吗?她人在哪里?”急切的声音渐渐逼近,我措手不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天啊,我干嘛把自己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界,为什么要一时心软,带女儿回来呢?我的心七上八下,好像有几只小兔子同时在跳,我的脸像染上了胭脂般,红得可以照出人影来。

不管了,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要见他,那个负心汉,把我害得这么惨,让我离乡背井了这么多年,我才不要见他呢!我拉着女儿,不顾婆婆那惊讶的目光,迅速向自己的房间逃去。

龙诗文在公司里听说自己失踪十年的老婆回来了,心里那种惊喜交集可想而知。这十年来,他不断地通过各种渠道来打听李若晴的行踪,谁知道她就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般,无论他花费多少精力,人力,物力,都无法打听到蛛丝马迹。最后,随着儿子的渐渐长大,他才慢慢地转移了注意力,把所有的后悔及爱意灌输到儿子身上,在儿子身上,他勉强找到了一份安慰。

这几年来,儿子出乎人的意料,非常懂事,更令他振奋的是,儿子表现出比同龄人超常的聪明才智,这一点,可能跟他小时候很相似吧!看着一对双胞胎只剩下一个,想到费尽千方百计才娶回家的美娇娘,就因为自己的花心而离家出走,他就懊悔不已。

这几年来,他拒绝了父亲的提议,坚决不请保姆来带孩子。他自己一个人既当爸又当妈,白天还要上班,晚上又要带孩子,可把他累坏了。最后,还是龙母看不过去,只好自己出面,帮忙带孙子。龙嘉麟不负重望,长得帅气十足,又早熟稳重,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待人接物,都非常完美,这一点跟他老爸非常像。

今天,他在上班时,总感觉心神不定,好像有什么喜事要发生似的,眼皮一直跳。果然,当他上班上到一半时,突然接到老范的电话,告诉他失踪的少奶奶回家了,这个消息比他让他谈妥一笔大生意还要激动。这不,他一路飚车飞奔回家,的路上准备了许许多多忏悔的话准备对自己的老婆倾诉。谁知道,等他赶回家时,却只吃了一个闭门羹。

“晴儿,快开门,我们好好谈谈。”龙诗文低声下气地对着紧闭的房门苦苦哀求。

我坚持顶住房门,不顾门外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也不肯回他话。女儿使劲地对着我翻白眼,对我软弱的行径表示鄙视。

我不顾女儿嘲笑的眼光,也不顾自己在她面前维持了十年的好形象,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不要见到龙诗文那个花心大萝卜,那个大骗子,那个无恶不作,无花不摧的花花龙。难怪大家都这样叫他,想到他连我的闺中密友都不肯放过,我就气不过来。其实,我怎么会想到,是自己的好友眼红我的幸福,受不了自己的私心,主动地勾引他呢?

“爹地,你快把门撞破吧,妈咪不想见你,我可是非常想念你呢!我真想快点看看,是什么样的帅哥能够把我亲爱的妈咪伤害得这么严重,害我一出生就要饱受流离颠簸之苦。”龙嘉麒不忘适时在一旁添油加醋,使我的怒火中烧,更加失去了理智,忘记自己躲的是男主人的房间。

“宝贝女儿,爸爸可想你了,你哥哥也想你,你快点把门打开,让爸爸进来。大人的事你管不着,我们自己会解决的!”龙诗文知道打铁要趁热,如果不赶紧解决这个大麻烦,他今天别想睡个好觉了。突然,他灵机一转,计从心来。

他假装伤心的样子,带着哭腔低声说道:“晴儿,看来这辈子,你是不会原谅我了,那好,我这就离开龙家,你安心留下来吧,让我这个罪魁祸首去外面流浪吧!家里就全靠你了,儿子非常想你,时刻在念着你呢!”说完,他就蹑手蹑脚地躲在门后,不再出声。

我听他这么一说,所有的怒火突然消失了,想到这么多年不见,我竟然还放不下心中的仇恨,我就感到愧疚。我抬起头来,看着这个曾经生活了一年多的房间。房间里所有的陈设都跟十年前一模一样,依然那么崭新,那么漂亮,好像我并没有离开一样。

安徽专业的癫痫医院
左乙拉西坦成人用量
想要治好癫痫该怎么办